周波被救援人员背下山 图片由大邑县警方提供周波被救援人员背下山 图片由大邑县警方提供

  对于余芳来说,刚过去的母亲节,让她又担心又欣慰。5月7日,儿子周波独自前往西岭雪山徒步,次日,警方接到周波的报警,得知他在深山迷路,大邑县警方和政府随即组织人员进山搜寻。

  5月12日,被困五天的周波被找到。他说,当天只是想上山去徒步,心想当天就能返回。去之前,母亲并不同意,一气之下他选择独自前往,被困的五天里,他在山上靠竹笋和泉水来维生。13日,躺在医院的周波向母亲道了歉。

  迷路

  小伙打电话报警称迷路 但没有说出具体地点

  5月13日,躺在医院里的周波,不停地向身旁的母亲道歉,“妈妈,以后我再也不做这样危险的事情。”

  5月8日,大邑县公安分局西岭派出所接到成都市110指挥中心指令,称有人在西岭雪山迷路。据接警的民警透露,报警人说自己翻过了一座山,又过了一座山,到了悬崖边上走不动了,但并未说出具体的位置。

  随后,警方通过发射塔定位锁定的报警电话,发现地址在大邑县西岭雪山索道一号基站。当天上午,大邑县西岭镇政府和派出所组织人员进山搜寻,西岭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当天山里能见度很低。一个基站所覆盖的范围在方圆5到8公里,搜寻未果。

  当晚11点,搜救队伍返回新林镇。据周波母亲说,儿子今年26岁,喜欢到户外徒步,7日就离开了家,“我当时跟他打电话问他去哪里,他不说。”记者通过周波和母亲的微信聊天发现,7日下午母亲问他回不回家,他说不回,母亲说你不回来就永远别回来了,周波回了一个“好”。

  搜寻

  上百人分组进山 被找到时已没有体力

  5月9日一早,大邑县西岭镇再次组织救援队伍进山,由西岭雪山景区管委会工作人员、西岭镇派出所民警以及消防队员共180人,分成三组,进山寻找。

  当地一直下雨,山里有雾,据派出所民警说,搜寻的过程中,能见度不到十米。救援人员将呼救周波的声音录进广播里,在搜寻的过程中循环播放。

  搜救四天后,仍没发现周波的踪迹。5月12日15时左右,一名进山采药的农民在西岭雪山蚂蝗沟里发现了周波,因对方熟悉道路,最终与救援人员取得联系,经过五天的搜救,终于找到了周波。

  民警告诉记者,发现周波时,他坐在一棵大树下面,意识清醒,但是体力几乎耗尽,无法行走,身体并无大碍。救援人员将其救下山,随后送到医院。

  获救

  被困5天靠竹笋和泉水维生

  经过两天的住院治疗,周波的身体状况逐渐恢复。周波住在大邑县董场镇,他自称看了很多深山探险方面的书和影视作品,想进山看看,不过并没有进山徒步探险的经验。

  7日上午,周波独自从西岭雪山后山进山。他想当天上去当天就返回,所以没带任何装备和粮食。甚至上身只穿了一件短袖。“当天傍晚发现在山里面迷了路,手机没信号雨越下越大,我在一个石洞里住了一晚,当时觉得能下山,所以没有报警。”8日上午,周波走出石洞看见到处都是雾,分不清方向,手机也快没电了,所以赶紧报警,他说,没报完警电话就没电关机了。

  在迷路的日子里,感觉饥饿的周波用竹竿和石头挖了一些竹笋来充饥,庆幸的是,深山里还有泉水。就这样,他在深山里独自度过了五天。期间,他曾试图寻找下山的路,不过大雾弥漫,根本找不到方向。

  5月12日,周波碰到一位采药的农民,在对方的协助下,他最终碰到了进山救援的队伍。周波说,因一时冲动和任性,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很感谢五天以来找他的人,以后不会再做出这种无知的行为。

  成都商报记者 逯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