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塑造城乡融合新形态,促进农商文旅融合发展新业态——

  □本报记者 张红霞 衡洁

  正在意大利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成都“竹里”,在开展后的7天里已迎来超过10万观众。呈“∞”字形的“竹里”,在异国他乡展现了中国乡居和时尚创意结合的魅力。这座诞生于崇州市道明镇竹艺村的川西新中式建筑,自去年9月以来,已代表中国建筑界两次登上世界舞台。

  初夏的成都乡村,正在推进乡村绿道和川西林盘建设的经验交流,竹艺村和“竹里”迎来不少学习考察的客人。

  去年11月,成都开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大幕,从顶层设计、规划实施到落地呈现,成都平原不断涌现新理念、新思路、新成果,让天府田园的诗情画意变成一个强磁场,要素碰撞、创意流淌,绘出新的篇章。

  价值重估:现代田园的基础支撑

  “农村资源正迎来价值重估时期。”成都市农委综合处处长王红强表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之于成都,是一个历史机遇。

  去年,成都农民人均纯收入首次超过2万元,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比缩小到1.92:1。差距比缩小的背后,既有成都多年来推进城乡统筹发展打下的基础,也有进入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取得的成绩。

  去年11月29日,首批成都农产品搭乘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去往荷兰;今年3月,8334箱菌棒首次出川,乘机抵达意大利。今年,成都发出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将超过1000列,抵达14个国际节点城市;直飞国外航线将超过110条。农产品“走出去”国际空间不断扩大,全年力争实现农产品销售额600亿元。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价值是成都对于农村资源价值重估的重要思考。立足农业供给侧给构性改革,成都差异化发展东西南北中区域农业,重点布局7800余平方公里的“西控”区域。陆续出台“1+2+15”政策体系,完成乡村振兴、城乡融合的总体部署,以及15个行动计划的顶层设计,形成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政策框架。

  形态升级:自然山水变创意画卷

  在乡村收集旧砖瓦、旧门板,利用原有农房做小改造,最大程度减少对自然生态的破坏和干扰,保持川西林盘原有风貌。军人出身的陈浩在崇州市集贤乡徐家渡林盘打造了两个作品,一个是着重农业的“凡朴农场”,一个是立足民宿的“凡朴生活”。“五一”小长假,这里人气满满。

  成都提出“百村百态”乡村建造风貌。蒲江县明月村是先行者,已取得不俗的成绩;“竹里”创意性地将川西民居之魂与现代流线艺术结合起来,呈现出川西新中式建筑。

  成都着力打造“推窗见田,开门见绿”的城乡新形态。“成都优良的生态本底有大量独特的美学元素,新形态使它们点线面连接、贯通。进入农村,欣赏到的是田园艺术和文化。”王红强说。

  竹艺村、徐家渡、明月村……在塑造城乡融合新形态中,成都把一处处自然山水变成一幅幅创意画卷。

  “百镇千村”搭起骨架,在城乡节点处有特色镇“接二连三”,在乡村院落点有川西林盘营造综合体;天府绿道成为贯通全境的大动脉和血管系统,规划总长1.69万公里的市域三级绿道体系,被称为“世界城市之最”,今年将建成1500公里。大地景观是这幅创意画卷的调色板,都江堰精华灌区、现代农业产业园、航空及公路沿线等,都将随四季不同,因空域而异,呈现出美丽的立体画卷。

  “花园乡村”链接“公园城镇”,再连网而成“公园城市”,成都的城市气质有了广阔的乡村画卷作支撑,休闲有颜值打底、文创有实践空间,有品有颜有文化。

  业态更新:农商文旅融合发展

  新都区新繁镇汪家村曾家院子林盘改造已初具雏形,村里成立集体经济组织,集中全村耕地和空闲农房,与企业合作,运营“川西林盘聚合体”。企业负责人李彪说,“这个聚合体链接了村民、村集体、餐饮文创从业者等8种资源,激活了现代农业、服务业、电商、旅游4种业态。”

  在成都决策者们看来,城乡新形态如一个新生的要素市场,土地、房屋、人力、资源等都重新组合,催生新的产业空间,也必将带来全新业态和农商文旅融合发展。

  投资200亿元的“天府慢城”项目,落户崇州市白头镇,将带来周边11个乡镇的区域调整;打造“永不落幕的农博会”的天府农博园,重组周边新津县6个乡镇,吸引中国交建—绿城集团等大企业投资……

  崇州桤木河湿地的绿道在绿水青山中蜿蜒,一路农田景观优美;在一个供游人休憩的服务区,陈列着或时尚或古朴的家具,原来这个节点是由家具企业来建设并服务的。在绿道节点植入崇州优势家具产业,既是PPP模式的创新,也是“新形态+新业态”的互动;在竹艺村以北,华川集团10万亩“水稻+”全产业链项目总部基地,企业投资600万元将绿道建设引到门口。

  位于大邑县青霞镇的“成都匠人村”,已构建起乡村创意生态系统,孵化出100多个乡村创意品牌。在明月村,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文化客商在这里驻留,融入当地村民的生活。

  农商文旅融合发展,欣欣向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