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很难想象得到,成立几个空壳公司收购、销售农产品,通过若干次虚构的“交易”,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金额超亿元,受票方高达千万元的税款就这样不用交了。

  6月16日,封面新闻记者从甘孜州国税局稽查局了解到,此前他们联合公安机关破获了1994年税制改制以来,全州首起通过注册空壳公司,虚开发票帮助正常生产企业抵扣税款的案件。

  空壳公司又是如何操作的?封面新闻记者独家采访该局相关负责人,揭开了不法分子虚开谋利的不法行为。

本文图片均来自封面新闻有多高明?要交1600万的税,摇身一变就不用交了本文图片均来自封面新闻有多高明?要交1600万的税,摇身一变就不用交了

  沈兵曾是重庆和乐山两家医药公司的核心人员。有一天,他在成都的一家夜店,认识了甘孜州的韩三明,两人深聊后摆起了各自的生意经,认为利用农产品收购业务为沈兵所在的医药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抵税款,减少应纳税额,有较大的谋利空间。沈兵所在的公司正好有抵税需求,韩三明觉得有利可图,两人一拍即可,约定由韩三明在甘孜州“构造”农产品收购业务。

  很快,韩三明就回到甘孜州找到了亲朋好友,谋划起了这笔大生意。他找来郑军等人,用沈兵提供的注册资金分别成立了四家空壳公司。

  公司成立了,接下来是咋个操作呢?首先得找到“货源”。于是韩三明、郑军等人通过种种途径找来可以冒充虫草、藏红花、贝母等名贵农产品的供货人,利用他们的身份信息办了10多张银行卡用于资金转账。随后,重庆、乐山的医药公司把钱汇给甘孜州的四家公司作为“收购资金”,以四家空壳公司收购农产品为名,支付给上述10多名虚假的供货人。“供货人”拿到钱后,多次转账后将钱转回重庆、乐山医药公司相关人员的私人账户上。通过资金的多次划转,钱最终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医药公司及其关联人员手中。

  甘孜的四家空壳公司有了像模像样的收购资金“交易”过程,再“配套”上收购合同,空壳企业、农业生产者、货物交易、资金收付、发票开具、受票企业等农产品收购业务要素“打造”齐备了。韩三明、郑军等人的生意越干越大,仅重庆这2家公司就开具了1亿多元的增值税专用专用发票,实际经营需要缴纳的税款1600多万元,轻松一变就不用缴纳了。

  而韩三明、郑军等人收获了医药公司按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总金额3%的返点收入300多万元,韩三明就“获利”150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