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早报记者万梦瑶李国东实习生王瑞

  8月8日晌午,艳阳正好,天府早报记者来到郫都区成都工业学院的教师公寓附近,这里郁郁葱葱的树围着一片荷花池塘,这片池塘也有个好听的名字——九州湖。已经放暑假的安静校园,在这一片却显得格外热闹,除了斑驳的树影与夏日独有的蝉鸣鸟叫外,咔咔咔的快门声不绝于耳。一群年纪稍长的摄友们,用三脚架支起各自的“长枪短炮”,站在荷塘边的一颗柳树周围,有些屏气凝神地用相机对着这片池塘,有些则在小声讨论着今天的拍摄心得。为什么这片池塘会聚集这么多摄友,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拍到“鱼吃荷花”成名

  微信上“新的好友”弹窗没断过

  原来,在今年6月,一位四川摄友将自己在九州湖拍摄的《鱼吃荷花》做成美篇发到朋友圈,图中,一条灵动的草鱼从水中跃起,张嘴撕咬住一片荷花瓣,饱满圆润的荷花瞬间被压弯,甚至最后的几张照片,一朵娇嫩的荷花被这鱼吃的只剩花蕊和未熟的果实。

  作品发布后,不光是阅读量破百万,更是引起整个摄影界的轰动,全国各路摄影爱好者都纷纷赶赴成都想一睹“鱼吃荷花”真容。“简直闻所未闻,而且这种题材的照片也是没有先例的。”而作为照片《鱼吃荷花》创作者——郫都区摄影家协会摄影师严建国,这两个月也如过山车一样,照片成名后一跃成为摄影界的“大神”,甚至还有远到的摄友和他合影。忙碌而充实的他,负责接待着从北京、深圳、浙江、山西等各地来的摄友们,微信上“新的好友”弹窗就没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