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成都11月27日电 题:“挖不动”的矿山谁之过?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竞拍后发现,取得开采权的矿区旁边竟然有一家研究所,不能正常开采;因环保督查等原因不时被要求停工,最终投资两年实际开采量几乎为零。但当地政府部门既不同意办理采矿权延续登记,又不积极受理不予延续补偿,导致几家企业至今血本无归。

  自2017年以来,3家民营企业连续将四川成都市大邑县有关部门起诉至法院。

  审批出让采矿权为何又叫停?

  两台大型挖掘机、一台装载机锈迹斑斑,静静地趴在荒地里。山坳中,在由大型钢板铺成的施工便道旁,堆放着一整套几近废弃的砂石加工生产线和几堆细砂。

  2014年,经四川省国土资源厅批准,成都市大邑县政府对外公开拍卖3宗砂石矿的采矿权。成都金信达砂石有限公司竞得了大邑县晋原街道青屏村砂石矿的采矿权。按照开发利用方案,该矿可采储量为197万立方米。

  然而,从2015年4月27日至2017年4月27日的2年采矿权有效期内,金信达在该砂石矿的实际开采量为零。

  “矿区旁边有一家电子研究所,竞拍过程中我们毫不知情。”金信达负责人柯天华说,企业进场后,该研究所以确保试验安全为由,向大邑县国土部门发函要求金信达停工,国土部门马上发函叫停了采矿作业,暂停区域占矿区总面积的96%以上。

  大邑县国土局副局长吴疆承认,采矿权开发利用方案是委托第三方机构编制的,国土部门审批出让采矿权之前,并不清楚该电子研究所的情况。

  “该研究所于2016年7月12日曾致函大邑县国土局,确定暂停采矿区域最迟交付时间为2016年12月1日,但国土部门并未及时告知我。时隔8个月后,2017年3月下旬我到国土局办理采矿权延续登记申请时,才偶然在该局办公室发现了研究所当时发的这份函件。本来想抓住最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开采一点,马上又遇到上级环保督查,开工依然无望。”

  柯天华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2017年4月18日,大邑县国土部门确曾召集包括金信达在内的几家企业负责人开会。会上大邑县国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段时间,省市环保部门到处都在督查,县里对采矿权一律不延期。柯天华说,采矿权有效期限所剩无几,已经没办法生产。

  据悉,采矿权有效期届满后,金信达拥有采矿权的整座矿山都被大邑县国土部门关闭了。金信达提出的损失补偿诉求至今没有着落。

  与金信达同期竞得大邑县砂石采矿权的还有阿城和长隆两家建材公司。阿城的砂石矿可开采量为86万立方米,有效开采仅100天,实际开采仅13万立方米;长隆的砂石矿可开采量为63万立方米,有效开采仅45天,实际开采仅1.2万立方米。

  “我们拿到的不是净地,要先做农户拆迁、树木移栽、场地平整,雨季要停,雾霾要停,环保检查要停,几乎无法正常开采。”长隆负责人李建军告诉记者,当地国土部门无视这些客观因素,矿权到期后立即叫停采矿作业。

  停工一年多来,阿城负责人张琨几乎每隔一天就要跑一趟政府。张琨说:“当初,大家跟着我干,现在我成了‘老赖’,被10多个投资人告上法庭,实在撑不下去了。”

  3家企业表示,截至目前,包括订单丧失、资金利息、设备租金、人员工资、公司运营、矿山维护费用在内,停工已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2017年10月以来,3家企业针对大邑县国土局发出的相关“通知”“函”“决定”等文件,先后发起了9起行政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