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成都,公园城市的时代价值今年将有何具体体现?

  问成都,东进今年如何整体成势,勃发城市双核的“极”之威力?

  问成都,如何担起“主干”之责,与市州兄弟共同起飞于“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新格局?

  问成都,动能转换今年将如何突破,焕发成都全域协调发展的活力?

  问成都,营商标杆城市打造付出的真金白银,今年将有哪些收成?

  问成都,谁来破局TOD,为破解“大城市病”再书“成都样本”?

  时代的变革有时只需要一个切面折射全景。从农业时代的马车只有十公里级,到工业时代的蒸汽火车达到百公里级。而在当下的信息时代,千公里级的交通方式已经不是幻想,甚至还有无人驾驶的交通工具逐渐走入人们生活。

  2018年,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在成都举行,由互联网巨头们纷纷试水组成的智能网联汽车车队,向大众展示了属于这个时代的技术支撑和未来想象。阿里AliOS推出智能驾驶舱、拜腾推出智能人车交互系统、360构建“汽车安全大脑”……引得媒体、参展商和观众扎堆围观体验的智能网联汽车,从10年前的构想走进现实,有的在车间成型,有的已迈向市场。

  未来已来。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创造历史性机遇,催生智能制造、“互联网+”、分享经济等新科技新经济新业态,蕴含着巨大商机。快速崛起的新动能,正在重塑经济增长格局,深刻改变生产生活方式,成为中国创新发展的新标志。

  这一轮变革中,成都何为?

  毫无疑问,成都与中国的大多数城市一起,正在经历新旧动能转化的阵痛;同时因为成都经济发展正面临“规模”和“层级”的双重挤压,“破局”绝非易事。GDP1.7万亿元以上的第一梯队里已有城市率先突围,例如北京,涌现出全国第一、全球第二的独角兽群体;例如深圳,打造最佳、最全、最完善的世界级电子信息产业生态圈。

  站在第二梯队领先位置的成都,靠什么维持现有优势?靠什么寻求突破?

  加快培育壮大新动能、改造提升传统动能,是成都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和实体经济升级的重要途径,也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经之路。但,产业基础多年积淀,大船调头如何转身?新一轮消费趋势起来时,“零售第三城”是否能保住消费活力?互联网巨头格局已定的情况下,成都能否在本土培育出下一个互联网巨头?

  这一个个新时代特殊的问号,构成了一道道特殊的围墙,考验着我们的突围能力。这同时也是成都在城市竞争中的必答题——没有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