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记者 吴柳锋

  欠钱不还,赖账的理由千奇百怪;躲猫猫、打游击,账还在“老赖”却总不现身。2018年,全国法院集中向“失信被执行人”宣战,成都法院更是在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的基础上进行机制升级。

  “老赖”躲债,法院和警方构建查控机制,审批后,警方可对“老赖”开展临时布控;法院还可以发悬赏保险,鼓励群众举报“老赖”行踪;甚至,成都法院还联合教育部门出台措施,失信被执行人子女禁止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据统计,去年1-12月,成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2125件,执结116928件,同比增加88076件;首次执行到位金额141.5824亿元,将53607名自然人、法人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采取罚款85人,拘留553人。

借75万不还 执行法官考场门口堵“老赖”借75万不还 执行法官考场门口堵“老赖”

  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王啸丽(化名)有些尴尬,借款75万不还后,她没想到执行法官堵在了她的考场门口。

  2015年3月至2016年5月,王啸丽先后三次向朋友借款75万元,均出具了借条。约定还款的时间到了后,朋友多次催款,均遭到拒绝。无奈之下,朋友将她告到法院。经温江法院开庭审理,依法判决王啸丽归还借款75万元及利息。

  收到判决后,王啸丽并未履行义务,2018年4月,朋友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期间,法官通过网络查控、传统走访调查等方式,均未找到王啸丽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结果她却“玩消失”。

  经多方调查,执行法官发现王啸丽报名参加了一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考试。去年9月16日下午,执行法官在考场外守候了4个小时,等到王啸丽走出考场,执行法官亮证将其带回法院,随后将其实施司法拘留15日。“我们考虑到她为这个考试复习了三年,很不容易,所以一直等到考完才惊动她。”执行法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