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来,成温邛高速公路文家场收费站前常出现大排长龙的场面。今年来,成温邛高速公路文家场收费站前常出现大排长龙的场面。
人工通道预刷卡变为CPC卡后,延长了通行时间。人工通道预刷卡变为CPC卡后,延长了通行时间。

  一辆川A白色汽车,排在成都成温邛高速公路文家场收费站30米外,在它前后是亮着刹车灯的车流和此起彼伏的鸣笛。

  在2019年的元旦小长假首日,这条新开通数月且备受好评的日月大道快速路,结结实实地堵上了。车流从日月大道的“喇叭形”出口出来后,被收费站给“截断”,排行距离达两公里。

  “10多分钟才动了一点。”驾驶员杨先生摇下车窗吐槽,“收费站扼住了城西这条大动脉。”

  路通了,为啥又堵了?华西都市报、封面记者走访发现,车多车流量大,并不是文家场收费站成为堵点的唯一原因。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杨力韩雨霁摄影报道

  排行两公里

  困在收费站前的车流

  元旦小长假首日,上午10时许,家住成都西门的杨先生,打算自驾经日月大道快速路进入成温邛高速,再去往雅安。他算了时间,这个点出发,到雅安能赶上午饭。

  在进入苏坡立交后,杨先生发觉车流开始增大,但很快又被主辅双向共12车道的日月大道分流。若以这样的速度进入成温邛高速,也就花费5至10分钟的时间。

  但这次,杨先生失算了——在距离收费站还有一截时,堵车了。刹车、点停、缓行……5分钟、10分钟过去,车如蜗行让杨先生心态也在发生变化,从和朋友闲聊到索性摇下车窗吐槽。

  半小时过后,车才抵达文家场收费站的ETC入口。一抬头,他发现8个入口通道,ETC通道为3个,人工拿卡5个,“人工通道速度慢,ETC通行速度快,为啥车流这么大,不多开两个ETC通道呢?”

  这样的疑问,并非只有杨先生提出。半个多月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接到市反映后,数十次走访、体验日月大道至成温邛高速,发现在节假日以及周末出行高峰时,收费站外均存在排长龙情况。尤其是元旦小长假期间,大量汽车“打拥堂”,最长排行距离2公里多。

  通了又堵了 堵点变化的出城动脉

  宽阔的出城道路,一直是成都人的期盼。往南的天府大道,往北的北星大道,往东有直入三环的多条高速。2018年下半年,往西的日月大道,终在千呼万唤中改造而来。

  自2018年9月1日日月大道改造试通车以来,备受司乘好评。从苏坡立交下来,可一路快速抵达成温邛高速收费站,“路宽,一点儿都不堵”、“无红绿灯,完全畅跑”等声音,都是借日月大道往西出城留下的全新体验。

  “以前从苏坡附近过来要花半小时。”网约车司机李先生说,在路修好后,他跑了好几趟,5分钟就能到收费站。但在最近,他也发现在收费站一带,“确实堵了。”

  1月14日,负责过这一带交通的一名交警告诉记者,在2016年之前,老日月大道因道路较窄,在高峰时段存在堵车、排行。2016年至2018年间,因道路施工,这条路便被很多驾驶员拉入“黑名单”,宁愿绕行也不轻易驶入。

  “现在的日月大道是公认的好走,司机都愿走这边出城。”他说,但车流量也随之发生变化,以往一天7万辆次左右,现在能达10万多。“车流量增加是一个原因,最近收费站的发卡方式改变,也是一大因素。”在分析堵车原由时,他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