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记者 姚箬君

  曾昱龙今年32岁,成为一名成都交通执法人员已有6个年头。拦截非法运营车辆,处理出租车的投诉,是曾昱龙的日常工作。但也因为工作内容,不被司机、乘客理解是常态。1月23日,“春运大军”越来越庞大,非法运营的车辆也随之增加,曾昱龙工作的时间也随之加长,早出晚归,不分昼夜。

  2013年,曾昱龙进入成都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总队,成为一名执法人员。6年来,每次春节,曾昱龙都在岗位。“每次值班他都先等大家选完了,自己捡剩下的日子值班。”同事说,曾昱龙总说自己家就在成都,春节就要给别的同事回家的机会。

  在工作中,曾昱龙这样的执法人员与非法运营车辆的司机发生冲突是常有的事,“经常被他们打骂,我们不能还手,只能给他们讲道理、规劝他们。”最严重的一次,是在2015年一次执法过程中,曾昱龙被打成轻微脑震荡。事后他也不敢把情况告诉家里人,“只能说自己要加班,暂时不回家,不敢让他们知道,怕他们担心。”

  除了司机不理解,有时连坐“黑车”的乘客也不理解他们。“可能是觉得耽误了他们的时间吧,经常遇到他们帮着司机说话的情况。”曾昱龙说,坐非法运营车辆是非常危险的,发生事故无法理赔,威胁人生安全等等,“遇上春运高峰,一些司机会和没买票的乘客说没车票了,不懂的人可能就被骗去坐高价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