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一种新的经济社会发展形态,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以及由此催生的新业态,是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

  成都,如何紧紧抓住这次新技术革命带来的重大发展机遇?同时追赶与广东、浙江等省市的差距?1月22日,成都市政协委员、民盟成都市委科技工委副主任、成都和同易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琛,在大会发言时,分析了当前数字经济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并提出具体建议。

  现状:高端人才紧缺相关法律法规需完善

  “成都市数字经济总体上呈全面均衡发展,

  在高校院所、科技实力、人才支撑、产业布局、发展环境、基础设施等方面具有比较优势,已经成为我国数字经济类企业五大聚集区域之一。”黄琛解读,从面临的困难来看,成都市数字经济的产业推动机制和支持政策相对滞后。产业规划和布局不完善,前瞻性的总体战略研究仍显薄弱。政策体系相较沿海发达地区和重庆贵州等周边省份还明显滞后。

  同时,数据应用水平整体不高。成都有庞大的数据资源尚待开发,数据作为关键创新要素的作用尚未充分发挥。数字经济产业大部分居于产业链下游和价值链低端,经济效益较低。企业自主发展能力弱,缺少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和新兴独角兽企业。

  “专业人才流失比较严重,数字经济方面的专业人才向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流失的现象较为突出,高端人才、复合型人才、信息化与传统行业的跨界人才都较为紧缺。”黄琛提到,除了人才紧缺,营商环境还需优化。一些政府部门对新技术新概念新业态的把握能力、治理能力滞后于数字经济发展需要,相关法律法规亟待建立完善。

  建议:制定总体规划探索相关投融资机制

  对此,黄琛建议将数字经济明确为成都下一步重点培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以数字经济来统领大数据、人工智能、共享经济等新兴技术和新兴业态的发展。抓紧制定数字经济总体规划和技术发展路线图,完善顶层设计和前瞻性战略研究。尽快完成数字经济重要领域、重要产业、重要节点的布局,避免重复发展、恶性竞争。

  大力推进科技创新和人才队伍建设,支持四川大学、电子科大、西南交大等高校加强数字经济相关学科建设,探索跨界人才联合培养制度。鼓励高校科研机构和行业领军企业联合建设数字经济国家工程实验室,争取纳入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应用试点,努力建设国家级的数字经济产业园和众创基地。

  同时,建设数字经济政务服务平台,建立常态化入库机制,完善相关政务服务体系,着力解决部门政策不配套、不协同,甚至相互冲突的问题。健全数字经济在资源共享、数据应用、安全服务、隐私保护等方面的法律法规。

  黄琛还提到,应探索建立适合数字经济发展的投融资机制,优化财税投入补贴方式,放大财税资金的引导效应和产出效益。完善数字经济信用评价体系,改善企业融资能力。增加数字经济相关的产业引导基金投入,提升市场化运营水平。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赖芳杰 实习生 邱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