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组织依托开设赌场大肆实施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寻衅滋事、非法经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社会经济、生活秩序,截止2017年1月,共非法获利达数千万元。为寻求“庇护”,李治洪还以各种名义送礼金、红包,拉拢、腐蚀个别国家工作人员,为其提供公安机关关于赌场的查处方案,规避司法打击,并通过各种途径获取多重社会身份和头衔,向外界吹嘘、炫耀其在政法机关等单位有所谓的“官方关系”,进一步提升本人及组织的“社会地位”和“名气”。

  成都中院一审认为,上述组织以被告人李治洪为首,结构紧密,人员众多,且较为稳定,有明确的层级和职责分工,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并通过开设赌场、敲诈勒索等犯罪,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为其成员发放工资、奖金及配备车辆等,使组织能够长期运行并不断发展、壮大,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且除长期开设赌场外,期间还实施了寻衅滋事2起、非法拘禁2起、敲诈勒索5起等多起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百姓,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特征。再者向其它赌场收取所谓的“保护费”,形成了对周边地区赌场的非法控制;拉拢、腐蚀个别国家工作人员,非法获取公安机关领导的电话,之后通过直接向公安机关领导进行举报的方式,有效、快速地打掉成都范围内其他多处赌场,排除竞争对手,对成都地区的地下赌场业产生重大影响;通过向赌客非法讨债,拘禁、殴打赌客等,树立组织及其领导者的威信,故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危害性特征。

  综上,李治洪等17名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七宗罪,法院综合考虑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