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社科院教授李后强建议建立研究四川特殊性的“天府学”

  “天府学”涵盖地理、文化、经济等综合性交叉学科

  刚刚过去的一年,四川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全省地区生产总值超过4万亿元,首次实现3年增长一万亿。

  春节期间,“4万亿”这个数据仍让不少学者欣喜难忘,思索推动治蜀兴川再上新台阶的路径和方法。

  在省社科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后强看来,四川必须准确把握省情特点。而如何把握省情,他建议建立一门独立的学科——“天府学”,来研究四川的特殊性。

  为什么四川盆地有亚洲最多的天然气,为什么世界第一张纸币诞生在成都……李后强认为这些长期让学界和社会普遍困惑的问题非常具有研究价值,“而到现在,建立‘天府学’的时机已经成熟”。

  缘起

  “天府学”建立时机已成熟

  在学界看来,地方学的融合发展,是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就四川而言,学者们曾经提出建立“蜀学”“成都学”“四川盆地学”等诉求和设想。

  2010年,四川大学城市研究所所长何一民教授将多年研究撰写集册,出版了《成都学概论》,详细阐述了成都学的基本概念、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基本性质和特征等方面,被学界视作对“成都学”进行探讨的著作。

  “《成都学概论》水平高、分量重,但由于认识水平和研究手段的限制,许多思想都没有形成气候和学派,影响力和传播力不大。”另一方面,李后强也认为,此前学者们的研究为“天府学”搭建了扎实的理论基础,加之近年成都市对“天府文化”研究的高度重视,积累了大量认知和人才,对“天府学”的孕育和成型发挥了重要作用。

  同时,由于科技手段的发展,特别是大数据、GPS系统、数字地球、空间技术等进步,为“天府学”的研究提供了扎实的技术基础,“因此建立‘天府学’的基本条件具备,只需要临门一脚!”

  事实上,地方学在别地早有落地。在鄂尔多斯有“鄂尔多斯学”,在宁夏有“西夏学”和“回族学”。

  有理论基础和人才储备,有科技力量和学界支持,在李后强看来,建立“天府学”的时机已经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