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一个伴随着改革开放而生、镌刻着不同时代印记的语词。四十余年来,国企改革风雨兼程,沿着市场化的大方向,先后经历了放权让利、现代企业制度和国有资产监管等阶段,取得丰硕成果:不仅实现了公有制经济的多样性、跨越式发展,还产生了许多跻身世界500强的国企佼佼者,成为我国高质量发展的示范。

  对于民族复兴、国力增进而言,国企担当起战略引领和骨干支撑的作用;对于城市战略地位跃升、参与国际竞争而言,国企承担的是“压舱石”的功能。能不能带动全社会对城市投资、发展的信心,能不能引领城市建设发展,关键看国企如何主动作为。

  2月25日,在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经验交流会上,成都市以上海、深圳为例,画出2019年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路线图。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铭记来路,才能看见未来,成都国资国企改革的前期成果如何?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以来,成都直面国资国企突出问题,系统推出改革转型和战略性重组方案,深入实施降负债、降成本、提效益、提能力“两降两提”,试行以效率为导向的国资经营评价制度改革,走出了一条具有成都特色的国资国企改革新路。据成都市国资委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成都国有企业总额为28016.6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280.8亿元、利润121.1亿元,相比2016年底分别增长43%、37.3%、7%。

  在国内外经济形势发生系列新变化,新时代国资国企改革再出发吹响号角的大背景下,成都市属国企仍然面临改革步入深水区的压力,规模不大、质量不高、竞争力不强还比较突出。放眼市属国企,目前仍未实现世界500强零的突破,具有全球竞争力和行业影响力的市属国企也屈指可数。

  走出成都、四川,面向全国乃至全球的市场,市属国企如何掌握话语权,从“陪跑”转变到“领跑”?如何以创新能力和专业能力培育国企的竞争优势?如何通过国企的做大做强带动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增强市场的影响力和带动力?成都提出要重塑动力创新提能,全面推进动能转化发展转型。而成都市属国企借势用力的一个关键之势,即成都正在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在服务城市重大战略、引领城市建设发展中,国资国企有能力也有机遇应运而生、成长壮大。

  国企与时代同行、与城市共兴,这一规律在我国国企改革历史上已多次被证明,如上海、深圳等东部发达地区的国资国企都曾借城市改革开放之势,实现共荣共生。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时期,国企是“城市更新急先锋”;在城市核心能级提升时期,国企是“产业转型主力军”;在城市创新驱动发展时期,国企是“改革创新排头兵”,它们带动引领微观市场主体激发活力,是城市崛起进程中不可或缺的主体力量之一。

  落脚到成都,随着城市战略地位跃升,国资国企必须乘势而上做强做优。如今的成都正在进行城市格局的千年之变,城市发展呼唤国资国企担当改革主力军,参与到城市更新和产业转型中来。如城市“东进”、天府国际机场、天府绿道、轨道交通、城市东西轴线建设等一大批重大功能性投资项目,给国企提供了干事创业的广阔主战场。在城市功能构建、产业发展、基础配套、开放合作方面,国有企业理应高质量实施一批城市功能性项目,切实增强引领示范支撑作用。同时,随着省委“一干多支”战略的实施,成都做强“主干”也需要国资国企聚焦扩大战略腹地,借全省之力把成都制造、成都服务引入中西部广阔的市场腹地,“蓉”字打头的市属国企有机会发挥品牌效应。

  除了城市建设,消费升级是城市崛起给国资国企提供的另一个机遇。成都这个全国人口第四大城市,拥有西部广阔市场腹地的消费应用市场正在释放惊人的消费潜力,多次被评为“年度推荐消费升级代表城市”等称号。“成都寄托了当下焦虑的中国人对理想生活方式的期待,已然冲破一线城市的封锁……它是中国时尚第三城,是品牌眼中最具价值的消费之城。”曾有媒体这样评价成都的消费市场。很显然,消费新需求、新热点、新模式在成都是一座值得挖掘的富矿。国资国企在这一环境中需要突破的,是借消费升级之势,创造一批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新需求的消费场景和生活场景,为巩固成都作为西部消费中心和生活中心的城市地位,进而推动国际消费中心建设发挥带动作用。“三城三都”建设、国际化教育、专业化医疗、社区公共服务、绿色生态价值创造、高品质生活供给……市民群众最需要的多样化多层次服务,也是国资国企需要抢占的服务蓝海。

  在城市崛起的大势中应势而谋、顺势而为、乘势而上,成都市的国资国企有望以改革创新的气质继续书写城市发展的辉煌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