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商标注册证 但维权难

  尽管已经拿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川西坝子”的《商标注册证》,川西坝子公司却仍然面临尴尬的难题:光在成都就有至少70家叫“xx川西坝子”“川西坝子xx”的火锅店,使用了“川西坝子”商标。

  “目前我们的直营店只有4家。”四川川西坝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拓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此前还出现过,食客在其他的有“川西坝子”招牌的火锅店吃出问题,打的却是川西坝子公司的400官方投诉电话。

  2018年3月14日,浙江经视播出了一则新闻,并在微博以“川西坝子火锅”话题发布了新闻链接,称“#川西坝子火锅#这家名为川西坝子的成都火锅连锁餐厅,很多牛肉、羊肉、虾滑等食材根本没有生产日期,有没有坏,只能靠服务员的鼻子来辨别。所以大家的人身安全只能寄托在他们鼻子上了”。

  随后,川西坝子公司官方微博发布严正声明,表示这家店并非公司任何门店及加盟店,该报道对公司名誉造成重大损害。3月16日,浙江经视微博@浙样红TV作出了澄清说明,“系川西坝子红码头杭州店”。

▲川西坝子公司作出的声明▲川西坝子公司作出的声明

  商标之争由来已久

  “川西坝子”的商标之战,由来已久。

  赵拓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老板周波是在2010年开的第一家“川西坝子火锅”,最先叫做“火锅摆在川西坝子”,后来才有各种和“川西坝子”名字类似的火锅店开了起来,老板还觉得高兴,“别人‘仿’自己说明自己做的好”,并没有意识到应该申请商标专利。

  2015年3月,川西坝子公司取得了“川西坝子”注册商标独占使用权,并在随后陆续取得了“川西坝子”图片、文字的商标注册证。

  2016年7月,川西坝子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对“第16143291号‘汇蜀川西坝子’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2017年3月17日, 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认为:“汇蜀川西坝子”与“川西坝子”两个商标在呼叫、文字构成上区别不明显,已构成近似商标,如并存使用于同一种火类似服务上易使消费者认为二者来源于同一主体或服务提供者之间有特定关系,从而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两者处于同一地域亦加大了混淆的可能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裁定“汇蜀川西坝子”予以无效宣告。

  2017年9月18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以相同裁定理由对“川西坝子红码头”商标在“住所(旅馆、供膳寄宿处);备办宴会;餐厅;饭店;餐馆;自助餐馆;茶馆”服务上予以无效宣告。

  随后,“汇蜀川西坝子”和“川西坝子红码头”商标的所有人均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上诉,法院驳回诉讼请求。2018年7月24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川西坝子红码头”商标所有人上诉,维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原判。

  赢了官司,但尘埃未定。

  拿到了“川西坝子”商标,但事实上,餐饮市场上,挂着“川西坝子”名字的火锅店仍然不在少数。起诉?时间周期长,费用高,而且数量太多。

  据了解,正式拿到“川西坝子”商标注册证后,川西坝子公司曾向某餐饮网络平台发送了“侵权门店申请”的邮件,附上相关资料并表示“贵网有多家不属于我公司(四川川西坝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授权的门店,现要求贵网予以删除相关品牌信息”。

  红星新闻记者从该餐饮网络平台了解到,年前平台确实下架了一批“川西坝子”商标侵权的门店,后续又处理过几个被投诉的侵权门店,是以“商标侵权类型”进行下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