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高升桥的川西坝子红码头火锅店▲位于高升桥的川西坝子红码头火锅店

  川西坝子红码头:

  我们在他注册商标前就使用了

  3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川西坝子红码头”商标的实际持有人——成都川西坝子红码头餐饮管理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该公司法律顾问、四川公生明律师事务所陈浪律师介绍说,近十年以来,成都的多家餐饮公司都在尝试注册“川西坝子”商标,但都未能注册成功,原因在于1999年已有一个带“川西坝子”字样的图形商标(商标号:1269980)被成功注册,所以,其他公司在注册时均被驳回。因此,2013年,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才防御性地注册了“川西坝子红码头”文字商标(类似的情况,其实川西坝子公司也防御性地注册了“火锅摆在川西坝子”商标)。

  而2016年, 川西坝子公司在自行注册被驳回后,经过商业途径获得了“川西坝子图形”商标,并注册成功了后来的系列川西坝子商标。且随后利用该商标对“川西坝子红码头”商标提出了无效宣告申请,并成功宣告“川西坝子红码头”无效。

  但陈浪解释说,即使“川西坝子红码头”文字商标被宣告无效,但也不影响公司继续使用带有“红码头”角标的“川西坝子”商标图样,这是因为,商标法规定了一项“商标在先使用权”,是指“在注册商标的申请日之前,就已经在该商标注册核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或者类似商品或服务上善意连续地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该商标使用人有权继续在原商品或者服务上继续使用该商标。”

  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出示的情况说明表示,成都市捷洁家宴餐饮有限责任公司(属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前身)最早于2009年开始使用“川西坝子”商标,自2013年开始,为了与其他川西坝子市场主体相区别,在原有“川西坝子”字样的基础上增加了“红码头”角标,并成立了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形成当先使用的带角标的“川西坝子红码头”商标图样,并持续使用至今,“远早于对方的商标申请时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的“川西坝子红码头”文字商标无效,也仅仅是对商标权的无效宣判,属于“川西坝子红码头”商标的行政确权程序,并非判定“川西坝子红码头”构成商标侵权。

  同时,陈浪还表示,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认为,最早注册的“川西坝子图形”商标注册后多年一直未使用,按照商标法相关规定,应当被依法撤销,而且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已宣告对其予以撤销。“现在‘川西坝子图形’商标从行政程序上已经宣告无效了,正在走司法程序宣告。”

  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董事长胡建清表示,自己公司的店已经在国内外共有200多家,在成都就有20多家,如果说“川西坝子”名声在外,肯定是以市场规模大的“川西坝子红码头”影响力最大。而自己觉得,不管名字叫什么,消费者对餐饮的认可在于好不好吃,对于市场上众多的“川西坝子”,继续过多地纠结于“打假维权”,可能会对“川西坝子”整体餐饮品牌造成不良影响。

  同时,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称,因餐饮网络平台删除了“川西坝子红码头”店铺信息,对公司造成不良影响,已在厦门相关法院起诉,但陈浪表示,法院资料不方便提供。

  专家说法:

  原有商标是否有效  需切实证据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知识产权研究会会长孙国瑞介绍说,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即使是在2009年开始使用带有角标的“川西坝子红码头”商标,但“川西坝子”的商标注册时间是在1999年,川西坝子公司在2016年通过转让获得商标,其维权行为也是正当的。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继续使用商标,随时都可能有侵权风险,主张的“在先使用权”是受限的,有些牵强。“如果最先注册商标的这家公司联合现在商标所有人维权,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其实是不占法不占理的。”

  至于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提出的,“川西坝子”商标在注册后,连续三年不使用,经社会公众或商业竞争对手提出,是会被撤销的。但重点在于,是否能够有确凿证据证明,“川西坝子”商标在被转让前,确实连续三年未使用,“不一定说一定要开火锅店,(以商标)打广告,或者是签订相关合同,都算是在使用。”孙国瑞解释说,如果确有证据,那么事实就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撤销1999年注册的商标,那2016年的转让也就无效了。

  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副主任曾德国教授表示,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所提出的“在先使用权”,其认定时间应该以1999年“川西坝子”商标最先注册为准,而不是川西坝子公司2016年获得转让时间为准,因此川西坝子公司的维权也是合法的。

  而川西坝子红码头公司提出的“川西坝子”商标超过3年未使用,就要看证据是否充分,“(连续三年未使用商标被撤销)这一法规主要是为了防止囤积商标的行为。“曾德国表示,具体要看法院如何认定“连续三年未使用”,因为并非只有商标持有人自己使用,许可他人使用、转让,也认可其是在使用。

  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