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薅羊毛”是互联网发展的结果

  我省将“薅羊毛”作为新型网络违法犯罪行为的典型案例之一进行了通报,原因何在?“薅羊毛”行为到底有何危害?是否触犯法律? 听听四川省公安厅网安总队案件侦查支队支队长谢洪州和泸州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政委徐云川怎么说。

  记者:我们现在是不是第一次把“薅羊毛”行为纳入新型诈骗类例子进行通报?

  谢洪州:据我了解,我们四川应该是第一次把“薅羊毛”这种新型的网络违法犯罪行为,作为一类典型的案例进行通报。

  记者:这是不是背后意味着它发展相对来说比较迅速和造成的危害开始逐渐变大?

  谢洪州:因为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各种电子卡券、优惠券推广方式日渐普及,商家在推广的时候,都会采用相应的推广方式、宣传模式来适应这个时代的需求,所以说此类的犯罪行为,在近几年发展是相当快的。

  记者:从我省来看,“薅羊毛”这种行为目前形势如何?有何特点?

  谢洪州:“薅羊毛”从虚假注册、领取到下游销售,形成了一个比较庞大的黑产业。“羊毛党”的身影遍布酒类、电子优惠券、饮料类、发票类,只要存在卡券优惠和卡码类、实物或者现金类红包等情况,都可以产生“薅羊毛”。专业的“羊毛党”还可以通过黑客抓包分析、更改数据、入侵扫描、内线泄露等渠道,批量获取卡码数据信息,然后通过码商一层层非法交易转卖到下游的“羊毛党”手中,下游“羊毛党”团伙通过自动化设备批量地还原、识别、扫描领取,整个“黑产”中间分为技术提供者、设备提供者、线报提供者、下游的操作团队等等层级。“薅羊毛”类似情况在全国来看已经出现有一段时间了,目前我省这方面并不是特别突出,因为我们省网络电商平台在全国来讲还不算特别发达。

  典型案例:某商家报案受损数十万

  记者:听说在这方面我们省里有相关的典型案例,能不能介绍一下?

  徐云川:目前我们省的案例我们有在侦办,但是目前处于侦办之中,还不便透露具体的案情。

  记者:接到报案的金额大概是多少?

  徐云川:目前我们接到的办报案金额大概有几十万。

  记者:对于这类案件的危害性,能不能帮我们介绍一下?

  徐云川:这类案件的危害性其实很大的,第一是危害我们相关行业的系统安全。第二是破坏公平竞争的契约精神,导致企业遭受较大的损失,没有达到预期的宣传效果。因为企业搞这种推广活动往往都是为了让更多的消费者了解企业这个产品和企业。“羊毛党”违法犯罪薅取了羊毛之后,他们的宣传效果达不到。第三就是极易引起其他的犯罪。目前下游的小型薅羊毛团伙多为学生或者低收入群体。这种行为除了改变正常的社会价值导向,形成不劳而获的错误价值观以外,在向上游购买码包的过程中,极易滋生上当受被骗事件,诱发不稳定的因素。

  “薅羊毛”行为是否违法?

  记者:有人提出,“薅羊毛”只是利用商家的一些漏洞,并不涉及违法,您们怎么理解和界定?

  徐云川:“薅羊毛”可能涉嫌违法犯罪。通过我们这次的侦办实践,我个人认为可能涉及到了多个罪名。首先它可能会涉及到破坏计算机系统信息系统罪。第二可能涉嫌诈骗罪。第三是可能存在监守自盗的行为,比如说一个地区的经销商把他相关的卡码成批量的转卖给下游的“薅羊毛”团火,这存在了监守自盗的行为。第四,对于购买这种卡码的团伙,它又存在销赃或者说隐瞒犯罪所得的犯罪行为。

  记者:目前这类型案件在法律认定上还面临哪些问题和难点?

  徐云川:因为“薅羊毛”行为是电子商务时代衍生出来的一种新型网络违法犯罪行为,所以说在罪刑相适应上、罪行和罪名认定上还有一个实践的过程。

  律师观点:

  需要建立新机制防范“黑灰产业”

  “羊毛党”相关行为是否违法,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逢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针对“薅羊毛”行为,陈逢逢认为,如果仅仅是单纯利用规则漏洞的获利不构成犯罪,建议由商家自行修改活动规则,防范风险;如果“羊毛党”是通过假冒身份、虚假注册、修改软件等手段,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即所谓的“非法获利”),则构成盗窃或诈骗。他进一步解释说,根据盗窃和诈骗的性质:如果是在商家不知晓的情况下,直接利用软件把商家的钱款转移到自己账户,属于侵占他人财产,则构成盗窃。如果是虚构事实、假冒身份、使商家产生错误的认识而主动把钱打给“羊毛党”,就是诈骗。是否构成盗窃罪或诈骗罪,具体要根据盗窃或诈骗的金额确定。如果通过购买、交换或网络下载等方式获得私人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用以在网络平台注册换取首单优惠等,就构成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此外,陈逢逢还建议,要建立收集和分析“黑灰产业”的共享数据库,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形成合力,对互联网行业中存在的违法犯罪行为等提供数据和证据支撑。同时,随着国内外“黑灰产业”技术手段变得越来越复杂、形式越来越多样化,传统的互联网安全观念和安全产品已经不能有效地解决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有效防范“黑灰产业”难度越来越大,为了加强有效治理,需要整合互联网全行业的安全资源,建立更加科学、更加先进、更加系统化的新安全观和新安全机制,让网络空间越来越干净清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