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日,广和一街119号棚户区 本报资料图片3月28日,广和一街119号棚户区 本报资料图片

  从资阳老家来到成都务工,刘燕(化名)在高新区桂溪街道广和一街119号的院子里住了12年。12年间,从夫妻二人到一双儿女出世,再到公婆和哥哥带着侄儿从老家过来,院子里加起来统共20多平米的7、8号房,成为刘燕一家八口在成都的家。这个“家”是租的,砖瓦片房,房租低廉,12年前每月100多元一间,2019年300多元一间。这对在餐馆做服务员的刘燕来说,可以匀出更多的钱给两个孩子付学费和买新衣裳。

  今年3月28日,刘燕被告知:这个院子是违建,不安全,要被拆除。同时收到通知的还有院子里其余51户人家,大都是和刘燕家情况类似的租客,“那个时候说不慌是假的。”有租客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但让租客们没有想到的是,慌张没有持续几天,故事就迎来了结局——房子在通知发出后的20天后拆了,所有租客通过社区介绍、街道办联系等多种途径,都找到了新的住处。 “我们先给每一户有需要的租客都找到了新住处,才进场施工拆违的。”6月2日,桂溪街道办主任王怀光站在119号院的原址上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三排老房子已不见,成了一片绿油油的小游园。

  A

  / 工棚住了十多年 /

  租客:没有考虑过安全问题

  6月2日上午,刘燕穿着餐馆的员工服、带着一双儿女来到了119号院的原址,小女儿穿着红白色的纱裙在新修的小游园里来来回回跑动,刘燕一边招呼着女儿一边告诉记者,“听街道办的王主任说有记者要来采访这个事,我就请了一会儿假想来表达几句。”

  刘燕想说的,是一句“感谢”。

  她告诉记者,其实最开始收到通知后,她是不想搬的——就算院内没有厨房,做饭需要在房间门口搭灶台;就算屋檐下各种线路拉杂;就算没有独立卫浴,要和院内的其余51户人家共用两间厕所。“但这里房租低,离小朋友学校近,周围交通又方便,邻居又处了这么久,都是老熟人了,随时都能伸手帮一把。” 刘燕说,她的确没有仔细考虑过关于居住安全的问题,觉得能省下更多的钱给孩子上学、吃穿,住得差点没什么关系。

  “租客们大多都是这样想的。”王怀光告诉记者,但119号院其实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53间简易石棉瓦结构的房子,都是1998年成都铁路局兴达建筑公司为建筑工人临时居住修建的工棚。2003年工人撤出后,该公司就将此工棚出租给周边低收入群体居住。“院子的通道摆满了三轮车,私拉乱接的情况也严重,万一发生火灾……其实我们一直盯着,经常来检查、宣传,但效果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