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陵到中坝,地铁4号线在成都穿城而过。29岁的90后爸爸欧财东从出租屋出门,拎着保鲜箱,穿过街巷,步行十余分钟,进站。40分钟左右,出站。步行几百米后,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到了。

  地铁线的东西两端,是他刚刚出院的爱人和育婴箱内的儿子。宝宝提前了两个月与这个世界见面,身长35厘米,重960克,是一个“超低出生体重儿”。欧财东带着爱人的母乳送到医院,让医护人员喂给儿子。未来不短的日子,他都要如此往复。

  相比于此,一个更现实的问题还摆在欧财东面前,每日不低的开支已让他焦头烂额,“起码还要二三十万!”

  早产

  宝宝提早两月出生

  未见一面就住进育婴箱

  宝宝是5月30日出生的,比预产期提早了两个月,而欧财东也还没能与儿子见上一面。欧财东对“早产”的概念并不熟悉,但他知道,早两个月肯定不是好事。

  的确如此,孩子一出生便迅速被送到了新生儿重症医学科,“被医生带去了育婴箱”。欧财东说,“要抢救,孩子的发育都还没成熟。”

  早产的征兆出现在两个月前。4月的一天,宝妈伍丽君突然见红,之后住进医院进行保胎治疗。“医生说,胎盘前置,产妇的情况不太好,当时也说可能孩子有早产风险。”欧财东没想到,两个月不到,孩子出生了,“太突然了,打乱了所有的计划,而且孩子情况也不太好。”

  医院出具的一份住院病情诊断证明显示,宝宝属超低出生体重儿,有新生儿呼吸窘迫症、新生儿呼吸衰竭、新生儿肺炎、低蛋白血症等多项病症。

  任何人目前都无法见到宝宝。欧财东每天都会通过新生儿科闸门外的对讲器询问医生孩子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如果有什么情况会给你来电话的”。“孩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唉。”欧财东还没能真正体验到当爸爸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