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记者 杨尚智 吴枫

  节假日里,成都锦里迎来了最热闹的时段,在逛街时,游客们经常可以看到“铜人”出没。20来岁的小伙罗忠是一名职业“铜人”,他手持摇扇,身着古铜色的民国长衫,脸上涂着铜色油彩,他站着一动不动,几乎让人以为他是景区里摆放的雕像。

  虽然年轻,但是他已经当了5年的“铜人”,5年的风吹日晒和与颜料相伴,辛苦自不必说,“现在脸上都不会流汗,毛孔都被颜料堵着了。”

  长期涂油彩 脸上已经不会流汗

  早上8点半,罗忠开始为一天的工作做准备,他带上颜料来到景区的卫生间,开始对着镜子往脸上涂抹颜料。虽然稚气未脱,但是在化妆的时候罗忠显得十分老练,他先在皮肤上抹一层厚厚的橄榄油,然后再涂上一层古铜色的油彩,20分钟后,画好脸之后,他去到另一个房间准备穿上长衫,在穿衣之前,罗忠给自己围上了厚厚的护腰,“要站一天呢,不穿这个腰受不了的。”

  在完成所有准备工作后,上午9点半左右,他和一名拍档开始站在锦里标牌附近,招呼着游客上前合影。随着温度逐渐上升,那一身“铜人”衣服不透气也不透水,夏天穿着就像蒸桑拿一样,但是罗忠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汗珠。他说这由于长期使用油彩涂抹脸部,卸了妆脸上也不会流汗了,“毛孔被堵住了。”

  虽然距离端午节假日还有数日,但是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有四五个游客前来合影。一名中年女士摆出了三个不同的造型,随后用微信支付了20元。“我是从武汉那边过来玩的,这个铜人还挺有意思。”她说道。

  跟“铜人”小哥拍三张合影收费二十元钱。即便如此,每天依然有不少外地游客围着他们合影留念。到了节假日,每天的营业额可达上千元。“不过平时肯定没这么多,到了下午天气热了就很少有人来合影了。”罗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