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女儿欺骗了自己,妈妈叶双气得脸色发白,全身发抖。

  事后,叶双告诉记者,那一刻看到上空的高压线,她想到了死。

  得知女儿骗了自己的那一瞬间,叶双想到了死,她立即决定召集亲戚一起见证将隐藏了28年的领养证明出示给女儿:“你不是我女儿,你走吧!”

  叶的女儿李玫,今年28岁,是成都某公立医院的护士,陷入小额贷款中无法自拔。叶双曾拿出23.8万元帮李玫把小额贷款还清,并陪女儿注销了银行卡和账号,以为从此女儿可以远离网贷,然而“没想到这是个谎言。”

  挣扎良久,6月20日,叶双作出决定,帮李玫把所欠的40万元贷款全部还清,再将其逐出家门。“我老了,再也没有能力帮她改正,只有让她走,看到社会上能不能改正。”

  A

  惊讶

  贷款结清

  又有贷款公司的入账和扣款

  “你女儿办了贷款不还,你知道不?你在家里等到,我给你送棺材板来。”6月8日,叶双接到催款电话,她唯唯诺诺,嘴里应承还款,心里一万个问号闪过。

  “4月19日,女儿不是把所有贷款都还清了么?怎么又催款。”叶双纳闷。

  女儿李玫,今年28岁,有份不错的工作,在成都某公立医院当护士。3月底,女儿跟家里摊牌,去年从小贷公司贷款了2000元,不料越滚越多,累计了二十几万。

  “当时不少欠款都是李玫向同事借的,这毫无疑问要还。”叶双说,李玫哥哥给了几万,她凑了一部分,共计23.8万元,将李玫的小额贷款全部结清。

  这次催款,叶双问了李玫。

  “她说别人用她的个人信息贷的,上次贷款结清后早没贷了,5月一个催款电话都没有接到。”叶双丝毫不怀疑女儿的说法,据李玫说,从6月1日起,有各种不同的贷款公司给她打款,款入账之后,几分钟或者几秒之内,相近额度的钱立即被转走。

  李玫6月的银行流水显示,6月银行卡确实有不少出入账,打款的以“上海富友”居多,扣款的不少是“(特约)中兴付账户”等,交易额度不大,1000到3000元不等,但是笔数比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