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失联

  最爱的收音机也不见了

  6月29日,星期六。杨女士说,前一天她就问过丈夫的安排。丈夫王先生是钢琴家教,“周末一般他都要上课。他说,星期六要上课,可能要到很晚。”第二天清早8点左右,丈夫就出了家门。

  2个小时后,两人在微信上有交流,“说了一句他教案的事。”杨女士告诉记者,丈夫制作了一份钢琴教学教案,正在申请著作权。不过,著作权的申请尚未完成,因此前一天有人提出购买该教案时,她劝丈夫再等等。记者注意到,微信上,杨女士主动和丈夫说“你是最棒的”。

  又过了半小时,微信上丈夫表示“下课了”、“要回家休息”。当时杨女士和孩子、父母还没有出门,她问丈夫要不要一起出去玩,王先生说了“不”,并表示要“在家安排工作”。微信上的交流一直没断,下午3点半丈夫说午睡醒了。杨女士提出,晚上可以看场电影,不过王先生并无回复。

  直到下午4:48,王先生提出让杨女士转账200元。“以为他要加油,我就没问。”聊天里,杨女士提到了这个月家里的支出。见丈夫没有回应,她又问了一句“不会又生气了吧”,丈夫否认并表示在上课。现在看来,这是丈夫在微信上对杨女士的最后一次回应。

  晚上7点过,杨女士询问丈夫的晚餐,没有回应,“以为他在上课。”十点后,微信上还是没有消息,“最晚的课这会儿也要下课了”,她电话打过去显示关机。杨女士觉得有点不对劲,丈夫平时很少关机的。

  家里,杨女士也发现,丈夫的一条毛巾、一双拖鞋以及刮胡刀和收音机都不在了,“他喜欢听收音机,说很治愈。”询问了丈夫不多的几个朋友,得知他曾提过想去彭州小鱼洞玩水,“猜想可能他最近压力大,去那里散心了。”

  难觅踪迹

  儿子、父亲赴警方提取生物信息

  第二天,丈夫依然联系不上。杨女士提到,丈夫此前曾有过一次主动失联。她只好和他的几个朋友保持联系。

  7月1日,杨女士到了他们居住地所在的派出所龙泉驿区洪河派出所报警。辗转她被告知,6月29日下午6点左右,丈夫的车疑似在蜀都大道经华南路路口位置出现过。进一步查找后,他们确认那辆车就是其丈夫平常开的福特。

  杨女士告诉记者,那辆车傍晚6:03第一次出现,44分时再度出现。杨女士也猜测,丈夫可能给学生上课去了,“他的学生也在攀成钢、牛市口那一片。”之后,便难觅车辆的轨迹了。

  丈夫上钢琴课请过一个助教,“助教说,之前我丈夫还给他安排了周一的工作。”从助教那里,杨女士也联系上了多名学生家长,其中一个家长告诉她,6月29日下午6点本来王先生是要过去仁恒滨河湾上课的,“但是到时间了人没出现,家长打他电话也是关机。”

  “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线索。”周三一早,按照洪河派出所民警的建议,她带着1岁多的儿子和丈夫的父亲一起去了派出所,采集了信息。另一方面,他们也试着联系二手车平台。下午5点过,他们被告知,丈夫车上的GPS定位显示车在双桂路附近。他们赶紧过去,找了几个小时还是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