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出走

  丈夫自尊心强、内心敏感

  杨女士更愿意相信,丈夫这次是自己选择出走。她也试着寻找原因。

  周五自己没有同意丈夫签出售教案的合同,和这件事有关吗?但在杨女士看来,著作权没有申请下来,贸然签合同确实有风险,“完全可以等几天。”是不是家庭支出的压力?杨女士表示,丈夫今年25岁,收入并不低,“月收入2万多。”虽然家里上个月买了一台奔驰车,“他提出来买的”,但是按照两人现在的收入,加上之后教案的出售,他们计划中的买房也是很快能实现的。

  想来想去,杨女士想到了丈夫前几天说的一段话。6月25日,他们从租的房子搬到杨女士父母家一起生活,两天后丈夫和杨女士说:“如果教案的事成了,挣到了钱,我们去外面租一个好点的房子,改善一下条件。”杨女士说,丈夫的童年比较坎坷,她能感觉到丈夫比较强烈的自尊心、敏感,“比如,买房子的事,其实他家人或者我父母都有能力资助,但是他不愿意。”也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在搬到父母家一起住之前,“我父母和我都提前问过他的想法,再三确认,他也同意了的。”

  有没有考虑带丈夫去看心理医生?杨女士表示,因为自己以前是学医的,在她看来,此前丈夫远没有到要看医生的程度。

  依然失联

  妻子:回来我们一起面对

  4日中午12:20,根据二手车平台提供的定位截图,那辆福特车在大田坎巷被发现。杨女士和丈夫的父亲一同赶到了那里,“从1号开始,贴了几张罚单了。”定位也显示,该车已经在那里静止了4天16小时59分。倒回去算,车应当是6月29日晚上7:20前后停在那里的。

  在牛市口派出所,杨女士查看了该路段的多个监控。她也发现,当天晚上7:16丈夫停车,3分钟后戴上鸭舌帽、背了包匆匆离开,不时还回头查看。7:25他在经华南路上骑了一辆自行车,接着又回到车旁打开后备箱,拿了一件东西放入背包,接着骑车又往蜀都大道的方向走了。

  “现在只能确认,他是自行离开的。”杨女士表示。“今天一大早,孩子就跑过来,问爸爸。”杨女士有些哽咽。她也想向丈夫说:“希望你回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一起解决。我们计划中的未来那么好,而且以我们的能力、家庭,都是可以实现的。也请你放下童年的不好的经历,回来,做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好爸爸、好丈夫,给儿子做个好榜样。如果因为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已经不能和我一起生活,也希望你平安地生活在这个城市。”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彭亮

  图据受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