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尹沁彤

  当下,“未来城市”是个热词。它承载着人们对未来生活和未来科技的憧憬,不断迸发出新鲜而遥远的词汇,比如目前还未有城市抵达的智慧城市、垂直城市、水下城市。

  成都在7月19日召开的市委十三届五次全会上,也提出了一座“未来之城”——到本世纪中叶,东部新城高质量发展取得重大进展,成为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未来之城。

  这座未来之城的最终模样是被期待的,期待它能比现在的城市更好,最好像科幻电影里一样智慧炫丽。但正如新加坡的规划大师刘太格所说,这些都是目的而非操作方式,城市发展首先需要有“明智化”的规划。而“明智化”背后,应是正确合理的价值观与科学顺畅的逻辑。

  由此,我们来看成都对于东部新城规划建设提出的要求:把握“五个关系”——全域与新城、筑城与留白、兴城与兴业、聚势与赋能、速度与质量。既然是需要“把握”的“关系”,便意味着二者之间有冲突甚至对立。

  掰开揉碎,最终我们看到这本未来之城规划中的“取舍”二字。

  新城的绿色空间底限:

  “很重要”

  土地资源终究是有限的,生态用地的“不容挤占”,就意味着建设用地必须有所退让。这是艰难的取舍,而从规划中可以看出,成都在新城区域明确地选择了生态。

  近年来,“新城”很热。北京、上海、广州等一些特大城市都把“新城”引入了总规。城市研究学者冯云廷总结,新城充满机会和选择自由,以新城和新市镇建设为支点走全域城市化之路,势必成为中国城市化的战略选择。

  成都的这座新城选择从龙泉山以东的土地上孕育出来。因为这片千年来被连绵的山峰阻断、少有城市资源流通的土地,拥有“白纸作画”的后发优势,也有面向成渝城市群、全面开放的地域优势。

  这个新城会有多大?根据规划,未来东部新城将成为成渝城市群的核心城市,规模将相当于一个大型城市,而这个规模是根据东部新城的终极城市规模来预测的。

  “‘坚定引领未来,决心长远谋划’,东部新城的确规划得很长远。”刘鹏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作为东部新城办规划建设处负责人,他深度参与了此次规划制定。

  那么新城要坚定什么?规划提出——锚固绿色空间底限,严格保护生态敏感区、自然保护区以及维护城市安全的其他空间限制要素,充分考虑城市通风廊道和生态绿楔。这展现出了新城对“绿色空间”的高度重视,刘鹏也明确地表示:“守住我们新城的绿色空间底限,很重要。”

  但土地资源终究是有限的,生态用地的“不容挤占”,就意味着建设用地必须有所退让。这是艰难的取舍,而从规划中可以看出,成都在新城区域明确地选择了生态。

  “生态优先是新城建设的前提与底限,关于水系和绿地的蓝绿空间规划是东部新城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刘鹏解释,东部新城既然是白纸作画,便不会再重蹈很多大城市甚至是自身走过的错误道路,牺牲上天遗留的资源去创造未来的财富。“我们可以去借鉴先进经验、深度挖掘单位用地产出率,可以构筑公园城市特色综合运营模式,提高生态价值转化,但绝不会牺牲生态来换取短期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