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指数是留住新职业人的法宝

  有了催生和壮大新职业的土壤,如何才能留得住新职业从业人员呢?那要先清楚从业者的基本情况。

  调研发现,吸引这些年轻化、高学历的人从事新职业的原因,除了时间自由、灵活度大,更重要的是“纯粹的喜欢和热爱”。

  汉服造型师杨可宣选择在成都创业,“成都是一个很包容的城市,大家穿汉服走在大街上也不会被当做异类,只会被夸赞穿得真好看、真漂亮。”这让她感到自由和舒适。

桂溪生态公园桂溪生态公园

  来自重庆的密室设计师涂超,在成都开始了自己的新职业,“城市的娱乐感很强,而且大家乐意尝试、接受新玩法,这是成都人骨子里的乐观天性。”

  从他们的叙述中不难看出,新职业从业者对工作带来的获得感有很强的需求,对工作环境甚至生活环境都有很高的要求,被认可和被接受是他们愿意从事新职业的一个强大动因,而选择的城市则是经济发展程度高和幸福指数偏高的地区。从业人员最多的十个城市中,不仅与GDP排名高度重合,和最具幸福感城市榜单也有多个重合,以瞭望东方杂志发布的最具幸福感城市名单为例,就有成都、武汉、重庆、上海等8个城市多次上榜。

  那么,长期占据幸福城市榜首位置的成都,能够吸引到如此多的新职业从业人员,自是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