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干锅推出了低价套餐↑兄弟干锅推出了低价套餐

  职业太新潮

  “妈妈以为我是管外卖小哥的”

  曾在四川大学附近经营过一家台湾美食店的商家小坡告诉记者,4年前自己想做外卖,但找不到门路,最终实体店也没能经营下去。

  但同行们后来纷纷进入了外卖平台,“再老的老板,都有规划师帮他们,生意都火了起来”,他感叹,新行业发展真的太快了。

  发展太快,也是鲜鹏军的感触。或许每个职业的新人,都有“传帮带”的经历。但是鲜鹏军没有。

  “职业太新了”,对他而言,这是一份欣欣向荣的工作,但里面的专业性要靠自己来摸索。比如每个片区都有不同的市场特征,他需要主动去深耕。

  太古里红星路一带“火得不得了”的沙拉健康餐,在光华片区就做得一般。“一边是高收入的白领为主,一边是学生为主,各有不同的消费习惯”,而市场特性、消费习惯等等,这都只是“规划师”们需要深耕掌握的“九牛一毛”。

  也正是这样马不停蹄地往一线跑,鲜鹏军的皮肤被晒得很黑。

  他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学的是电子商务。他的“规划师”同事们,专业更是五花八门,有的学建筑,甚至还有学播音的,“这是新生职业,还没有精准对口的专业,大家都是有兴趣,并且都在努力摸索”。

  他告诉记者,这一职业人群的收入不差,大约在8000到10000元左右。但哭笑不得的是,家中的长辈常常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做什么的。“我妈妈到现在都还以为我是管外卖小哥的”,他笑笑。

  有人说,互联网时代,新东西来得快去的也快。但鲜鹏军似乎并不忧虑。

  “首先我想外卖行业解决了人在用餐方面时间和空间的问题,它的存在应该会是常态”,他说。而只要行业在发展,“外卖规划师”这个职业的专业性就会一直发展、进化。 

  红星新闻记者 王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