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之变:

  从30米到677米

  在杨刚的记忆中,很长一段时间里,高楼对普通人来说并不亲近。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杨刚全家就搬进了父母工作所在的成都市内燃机总厂生活区。总共三层,厕所、厨房均是公用的筒子楼,是那个时代厂区的标配。

  如果一定要说哪里的楼最高,杨刚首先想到的是钟楼,“不仅修得高而且响亮,钟声在一环路都听得到”。资料印证了他的说法:1926年,成都建成了30米的华西钟楼,是当时最高的建筑;1969年和1978年,高度均为69米的天府广场钟楼和成都电信枢纽大楼相继落成,成为城市地标。

  很快,钟楼就被不断拔地而起的高楼远远甩在身后。

  “登蜀都,望成都。”老成都有首民谣唱道。里面的蜀都是指1991年落成的蜀都大厦,这座高达116米、共34层的大楼,在当时被冠以“西部第一高楼”之称。

  以至于每一个到成都的人,几乎都会在这里拍照留念,正如今天的网红打卡地一样。蜀都大厦楼上,还有西部最大的旋转餐厅和观光电梯,那是当时最时髦高端的消费地。

  此后,高楼开始成倍数增长——

  1994年,四川中银大厦以160米刷新了成都天空的高度;1998年,川信大厦、冠城广场陆续成为成都新一代地标。中银大厦、成都外贸大厦和冠城广场还在青羊区骡马市组成一个三角集聚区,呈现出CBD的初级形态。

  2011年6月,成都高楼的高度攀升为206米——明宇金融广场宣布封顶,同年,华润大厦封顶,成都高楼进入200米时代。

  目前,成都已建成的大楼中,写字楼最高的为国际金融中心,高度达248米。而去年杨刚专程看烟花的那个锦江河畔电视塔(即四川广播电视塔),高度达到339米,登上这个高度,可以俯瞰整个成都。

  更多高楼正在打造中——比如已在修建中绿地468·蜀峰,高度达468米;而由中海地产在天府新区打造的建筑制高点为677米,预计2023年建成,是仅次于迪拜塔828米的全国第一高楼。

  除了高,人们开始更加关注高楼的品质。例如,丰德国际广场的电梯数量实现了32部,开行的电梯速度达到了3米/秒,候梯时间只需27秒。2005年,时代广场建成,成为成都第一个甲级写字楼。

  开放之变:

  从第一张“楼花”

  到85座纳税亿元写字楼

  2014年,成都成立中国第一个楼宇经济行业组织——楼宇经济促进会。至于为何出生在成都,用促进会秘书长张萍的话来说,是因为成都很早意识到楼宇背后的经济价值——在引进税源、带动区域经济发展上,楼宇经济效果明显。

  没有梧桐树,何来金凤凰。一个城市的发展进程,必然伴随着楼宇的变化。

  成都楼宇经济出现的第一次拐点,是在上世纪90年代。这与改革开放后,私营工商企业的政策放宽有关。随着经济体制的变革,越来越多的人走向了下海经商的道路,这部分成长型企业的大量出现呼唤着有相应档次的办公场所与之配套。

  最具标志性的,还是1991年建成的蜀都大厦,而其本身也被赋予了时代价值。

  1980年,成都市工业展销信托股份公司提出要建展销大厦,并获政府批文,当年就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

  但建设期间,资金缺口依然严峻。在有关公司总经理谢道学的资料中,曾出现过这样的记录:为寻求资金,谢道学凭着市政府的一张批文,骑自行车、坐火车走遍了省内外数百家企业,说服个人和集体所有制单位入股。此后还曾出售大厦部分楼层房屋以换取资金,系成都的第一张“楼花”。

  一栋楼的故事,映刻出时代下城市敢为人先的经济变革。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成都又造就出很多“第一”——

  1995年,成都外贸大厦成为首批专业楼宇,吸纳了大批外贸型民营企业;

  1998年,川信大厦、冠城广场陆续建成,共聚集了当时在成都一半以上的外资机构和30%左右的国内企业。

  2003年,威斯顿联邦大厦吸引了德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巴基斯坦驻成都总领事馆等多个领事馆。

  2009年,成都时代广场成为成都首座纳税上亿元商务写字楼。

  如今,成都全市有百余栋写字楼,其中包括27座甲级写字楼和19座超甲级写字楼,吸纳了全市一半以上的世界500强企业。成都市楼宇经济促进会数据显示,到2018年,纳税亿元以上的商务写字楼已经达到85栋,见证了成都经济的开放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