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之变:

  从单中心CBD

  到产城融合东部新城

  2300多年未曾更名的成都,也在进行着城市经济地理的重大变革。楼宇之于城市,则是这场变革中最先受到影响的部分。

  从成都楼宇兴起的上世纪90年代开始,新建的写字楼几乎扎堆指向春熙路、骡马市等老城范围。很快,这里就成为了成都的第一代CBD(中央商务区)。2003年的成都市青羊区年鉴显示,当年青羊区还专门成立了中央商务区核心领导小组,提出打造以骡马市为中心的CBD,使其发展成为都市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域。

  这一格局并没有持续太久,2010年,成都高楼的经济地理开始走出一环路、三环路,拓展至南沿线等新兴商务区——从世邦魏理仕研究部提供的甲级写字楼分布图可以看出,2010年到2015年间,城南写字楼出现长达5年的爆发式增长期,至少有50%扩大至城市外延圈。2015年,高新南区写字楼市场年净吸纳量首次超过三环内市区,形成了金融城、大源等多个CBD。

  研究机构得出这样的结论:成都写字楼市场进入“双核”时代。

  楼宇新格局的形成,背后是城市的巨大变革。从1990年到2010年,成都的GDP由194.09亿元增至5551.33亿元。20年间近30倍增长的背后,是市场主体的激增。对成都而言,三环内的传统“市中心”已经远远无法满足经济发展需要,不仅城市的物理边界需要外延,更需要新的区域容纳更多载体。

  从这个逻辑看,楼宇的改变是先行于城市变革的。用张萍的话说,“用楼宇聚起人气,形成消费力以及附属的产业支撑,进而形成新城发展的要素。”

  2017年,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上提出“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的城市空间发展战略。2019年,成都市委十三届五次全会审议通过了《成都市东部新城空间发展战略规划(2017-2035年)》,揭晓了“东进”的发展蓝图,提出了由“产城人”向“人城产”发展模式的转变。

  楼宇的发展也迎来新一轮的变革。不再追求楼的“高度”,生态绿色、产城融合的理念贯穿到楼宇的规划建设中。以简州新城为例,这里正依托龙马湖中央公园打造全球最大的核心区“无车岛”,最大限度实现公园与城市的融合、公园与街区的融合、公园与建筑的融合。一个集商务办公、文化娱乐、旅游休闲、教育医疗、国际社区等功能为一体的中央活力区正在建设中。

  “成都已经度过了过分关注摩天高楼的阶段。”张萍说,在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城市的过程中,高楼也在浸透新的发展理念。

  如此说,楼宇经济的变迁史,不正是一部城市发展的进化论?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邹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