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晓阳”的个人微信头像照片,显示他与潘昌全长得一模一样  “潘晓阳”的个人微信头像照片,显示他与潘昌全长得一模一样

  鄢勇称,“嘉年华”的两名股东也是潘昌全的亲属,陈德平为潘昌全的小舅子,陈德凤是潘昌全之妻。为便于参训人员咨询问题,潘昌全还用自己儿子潘光博之名,注册了郫都区“嘉年华心理咨询服务部”。鄢勇说,“根据目前我们调查的情况看,除了潘昌全外,其余人员没有参与实际经营业务。”

  郫都区教育局副局长陈鹏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潘昌全在郫都一中时用实名,在“嘉年华”他就摇身一变成为“潘晓阳”。这些年来,他在两个身份之间切换自如,很多同事都不知道他用化名在外经商。“根据我们初步掌握的情况,他在郫都一中的上班记录都是齐全的,有时请假也履行了正常的请假手续。11月28日,郫都教育部门已经对他进行了停职调查。他不是党员,否则还要受到党纪处分。”

  陈鹏飞称,“嘉年华”事件发生后,因为有学员举报潘晓阳为郫都在编教师,警方立即查遍了郫都区在编教师花名册,没有发现有叫潘晓阳的人。没想到他在外面给自己起了化名。

  郫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李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维尔彬”注册地在金牛区。2008年,搬到了郫都区新民场镇金柏村。2009年被媒体曝光后,潘主动注销“维尔彬”。随即以其妻舅陈德平之名注册“嘉年华”,换了身“马甲”继续招收学员。“近日,我们给陈德平打电话,他一问三不知,他说他正在成都开出租车。”

  从“维尔彬”到“嘉年华”,在没有办学资质的情况下,“潘晓阳”为何能坚持10余年才卸下伪装?

  受访的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这除了与潘昌全善于“换马甲”,用化名经商等原因外,还有多个因素。此前,市场监管部门到“嘉年华”的巡查都是围绕食品安全等方面,未发现其有相关问题。在此次事件之前,郫都网信部门都未发现有涉及“嘉年华”的网络舆情。

  鄢勇透露,郫都警方梳理了相关警情,也是今年才第一次收到报案,称“嘉年华”存在非法拘禁等行为。此前从未收到过类似警情。

  鄢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嘉年华”是否存在虐待、吸毒、非法拘禁等行为,还需要进一步查证。目前警方尚未看到相关的视频、照片或就医方面的伤情鉴定报告等有力证据。判断“嘉年华”是否收过有精神方面疾病的学员,也需要有专业权威的鉴定机构鉴定。

  他还表示,以前郫都警方的确到“嘉年华”开展过禁毒宣传,但这不能作为警方知道“嘉年华”接收过吸毒学员的依据。“嘉年华”有工商登记,属于社会机构。警方到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社会机构、社区、村庄等进行类似宣传完全合情合理。

  鄢勇称,现在警方在联系“嘉年华”学员过程中也面临现实问题。“因为涉及个人隐私,很多人不愿意配合警方,我们也无权强制要求他们来接受问询。希望更多的知情者站出来。这有利于警方更好更快地查清‘嘉年华’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