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生殴打新生是被默许的,如果不这样做,老生就会受到教官的惩罚。“折磨新生不会觉得愧疚,是一种快乐。”

▲绵阳男孩江冉曾两次被送入成都“嘉年华”。新京报记者 王昱倩 摄▲绵阳男孩江冉曾两次被送入成都“嘉年华”。新京报记者 王昱倩 摄

  文|新京报记者 王昱倩 实习生孙朝

  编辑|赵凯迪 校对 | 柳宝庆

  容炜决定举报成都“嘉年华”。

  2019年7月24日,容炜和母亲王凝到郫都区扫黑办做笔录,第一次谈及了在“嘉年华”的过往。除了容炜之外,近年来,许多父母眼中的“问题少年”都被送进这家问题少年矫正机构。

  但实际上,这家机构并没有从事学生训练、食堂、留宿的资质。它的经营范围是休闲、健身服务、心理咨询(不含治疗及医学咨询)、销售健身器材。

  在这里,以学生管学生,以问题少年治问题少年,形成了一个全封闭式的、层层欺压的管理空间,“问题少年”非但没有被拯救,反而被推向深渊。

  11月25日,成都市郫都区教育局通报,成都“嘉年华”存在违规办学行为,此前已被责令停止一切教学活动,将学员全部清退。12月2日,成都市郫都区委宣传部回复新京报记者,目前正在积极调查此案,近期将会再次对外通报调查情况。12月7日下午,成都市公安局郫都分局回应称,已成立工作组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嘉年华”事件受害者,希望更多受害者主动站出来配合取证。

  专家表示,此类机构一定要法治化、规范化,这些机构的准入及硬件师资等应当严格审查,否则极易出现管教方面的严重后果,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