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庞然大物

  一座航站楼使用混凝土可填满290个标准泳池;高峰期时每天1.7万人奋战一线

  一片宽阔的红色土壤上便是一个巨大的工地:货车密集往来,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绕行建设工地,全场打出标语、标牌的建设单位不下20家。

  来到T2航站楼建设工地,登上5层楼高的瞭望台,眼前是完成吊顶的钢结构楼顶,层层叠盖,从低向高延伸。由于航站楼太大,只能看到面前的C指廊、右前方的B指廊一角和右边D大厅凸起的屋顶。一眼望不到头的D大厅另一端,延伸过去是A指廊。

  摊开效果图,才能看到T2航站楼“全貌”:整座航站楼呈“T”字形,俯瞰宛如一只展翅腾飞的“神鸟”,东西最远距离1.3公里,南北最远距离917米。“整个工程仅浇筑用混凝土就用了61万立方米。”华西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2航站楼项目经理袁刚说,这些混凝土量可填满290个标准游泳池;钢筋用量达11万吨,可以建11座埃菲尔铁塔。

  这个巨大的单体建筑,仅是该机场航站区工程的一个“组件”。

  远处的T1航站楼与T2航站楼遥相对望,两座航站楼中间是综合交通换乘中心(GTC),GTC前方是圆形“天府之眼”、指挥塔台,后方是运行指挥大楼。从空中看去,犹如两只“太阳神鸟”驮日飞翔。

  “机场一期面积约22平方公里,除航站区工程外,飞行区跑道、空管工程、航空公司基地工程等正在建设中。”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总工程师伍丁描绘了新机场未来场景:可供目前全球最大飞机起降的4F等级飞行区、“两纵一横”3条跑道、60万平方米航站楼、246个停机位及配套设施。“这将是全国除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外的第二大国际机场。”

  难以想象,三年前,这里小山包连片。有人粗略计算,单是平整场地就耗费9000吨炸药,才把370多座山头削峰填谷,挖填土石方量达1.8亿立方米,其中约1亿立方米用以回填。

  除工程量巨大外,“超级工程”拉动的超级投资也十分巨大。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底,成都天府国际机场开建42个月,累计完成投资264亿元,相当于每天完成投资2500万元。

  机场建设指挥部相关负责人透露,至今已有70多家施工、监理、监测检测、设计单位进场施工。高峰期时,每天同时有1.7万人、2300多台机械设备和车辆奋战在一线。

  如何让庞大的施工队伍安全高效运行?伍丁回忆,为把控质量、实时掌握进度,2016年至2017年土石方施工期间,机场建设指挥部建立起数字化施工管理系统,并对进场施工的压路机、强夯机等仪器设备安装数字化传感器,通过北斗卫星进行定位,实现数字化管理。该管理系统用了3个球形摄像机对22平方公里全覆盖,实现对现场的可视化管理,这也让天府国际机场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场工程数据化施工现场。

  软硬都难的建设

  打桩基堪比挖混凝土,道面填方区域增加土石来加速沉降

  2017年5月,T1航站楼打下第一根桩。中建八局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1航站楼项目经理詹进生没有想到,修了那么多大工程却在成都遇到“硬骨头”。

  T1航站楼地下地质复杂,分布着大量的中风化砂岩,全场岩石平均硬度在30兆帕以上,最硬处岩石硬度达70兆帕,是普通混凝土强度的两倍。詹进生说,“每一钻打下去,都相当于在挖混凝土。”

  常用的220旋挖机不见效,要采用整个成都都不足10台的360旋挖机。设备到位,最优秀的旋挖机司机到位,但即便如此,一根桩基打了8小时还没3米深。为确保施工进度,项目部组织人员两班倒,24小时不停工。终于,4000多根桩基全部按期埋入地下,最深嵌入超过25米。

  啃了“硬骨头”,机场飞行区跑道建设却遇到“软”难题。

  由于原地面存在大量冲沟,淤泥层深浅不一,且土层地质差,遇水就软化,整个地层沉降区域不均匀,相当于一张纸的平面上出现不同凹点。“机场跑道建设要求高,相比整体沉降,更怕不均匀沉降。”伍丁说。

  一边是紧张的工期,一边是地质沉降需要时间。以空间换时间,机场建设指挥部请来同济大学等多个单位的知名专家现场把脉,最后采用插板排水方式增加排水,并用大量土石方堆积在沉降要求较高的跑道、滑行道、站坪等道面填方区域,“帮助”土层加速沉降。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用780万立方米土石方对180万平方米的地面堆载预压,让地基提前稳定、固化。直到今年11月,道面区域才达到建设标准,开始大面积兴建。

  为方便旅客换乘,成自、成达万高铁引入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让航空枢纽与高铁路网无缝对接。时速350公里的高铁线斜穿过T2航站楼、滑行区、跑道,不停靠的高速动车组将会以最高时速驶过。该机场“高铁追着飞机跑”的设计,全国独一无二,同时也带来建设难题。

  为确保航站楼大厅稳固安全,建设者要在地下25米深处打造一个巨型“蛋壳”,通过180多个减振基础将航站楼大厅11万吨的结构荷载传至“蛋壳”顶部,让高铁从“蛋壳”里穿过且不影响“头上”的航站楼。这就需要一块无坚不摧的“壳顶”。这个“壳顶”重且大,混凝土顶板最薄的地方2.5米,最厚处达6.25米,相当于普通商品房两层楼高度。

  “施工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如何保证这么大体积混凝土的浇筑质量和施工安全。”成都天府国际机场T2航站楼项目技术负责人刘春辉说,科研技术团队历时数月,经过层层研究、论证,最后确立采用现浇叠合施工工艺和递推流水施工方案。将数米厚的拱形混凝土结构分层浇筑,并将464米长的“壳顶”混凝土浇筑带分成12个区段,同步建设、推进,仅用11个月就完成这一区域的建设。按照同类工程估算,工期至少要18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