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购年货、线上订餐、逛商圈、游古镇、住民宿、走绿道、看大片、品文化、观雪景、夜间游、公园里过年……牛年春节,全国超过1亿人就地过年,别样的春节也带来了别样的年味,促进了消费。春节期间,餐饮、旅游、物流、文化等方面的消费数据显示,多领域实现牛年开门红。如何看待“就地过年”背景下的消费现象?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教授认为,今年春节我国居民在消费上,文化气息更浓,更具品质性和针对性,代表着高质量、可持续和精准需求的“慢消费”已经逐渐在人们生活中占据了重要位置。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邓也

  “就地过年”让消费“慢”下来

  ●不接触、少聚集、安全消费成为共识,错峰式、预约制休闲度假广受推崇,多层次、多样化、品质性、升级型消费需求集中释放

  ●今年“就地过年”是一种主动作为,政府和群众准备充分,各地消费市场商品和服务供给充足

  ●“就地过年”使人们的消费节奏一下“慢”了起来,更有质量和针对性

  记者:据商务部监测,春节期间全国重点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8210亿元,比去年春节增长28.7%,比2019年春节黄金周增长4.9%。如何评价这一春节消费数据?

  洪涛:这是一份了不起的成绩单,说明我国消费市场相对于去年出现了井喷,相对前年实现了恢复性增长。

  今年春节,因为疫情原因,各地政府倡导“就地过年”,过亿人响应。不接触、少聚集、安全消费成为共识,错峰式、预约制休闲度假广受推崇,网上购物、云上过节、到家服务、城郊游玩等多样化、多层次的品质性、升级型消费需求集中释放。因此,全国消费市场展现出蓬勃生机和旺盛活力。

  记者:“就地过年”背景之下,今年春节消费具有哪些特征?

  洪涛:比较明显的特征有三方面。城市消费增加。以北京为例,以前春节期间许多人会离京回家,而今年北京的人气非常旺,“就地过年”使得消费人群没有减少,因此生活服务业人群也没有减少。据了解,仅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留京过年的商户超过了5000家,以满足当地市场的需求。

  县域消费降低。长期以来,特别是2012年以来,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连续9年高于城镇,而2021年春节提倡“就地过年”,回乡的消费者相对减少,因而带来消费的减少或者总额的下降。近几年来县域春节市场活跃,此次因“就地过年”活跃度有所降低。

  餐饮娱乐物流消费井喷。“就地过年”催生了云上互动、娱乐、消费的大爆发,线上派红包增长近270%。春节档电影实时总票房已突破80亿元,刷新了多项世界票房纪录。除夕和初一两日,全国快递处理量超1.3亿件,同比增长223%。据美团外卖发布的数据显示,除夕当天全国外卖订单量同比增长70%。

  记者: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变化?洪涛:与2020年被动的“就地过年”不同,今年的“就地过年”是一种主动作为,政府和群众准备充分,各地消费市场商品和服务供给充足。以四川为例,在春节期间共投放省级政府储备肉近2000吨,还引导全省2000余家应急保供骨干商贸流通企业坚持开门营业。同时,百万商家假期外卖不打烊,同时顺应安全健康的消费趋势变化,提升菜品质量,创新服务方式等,使得餐饮消费人气呈现加快回暖态势。因此,解决了城市消费品的供给问题,解决了线上线下的渠道问题,就能解决“就地过年”的消费问题,促进消费增长。

  记者:这些变化是否会形成一种消费趋势?

  洪涛:深入分析可以发现,“就地过年”使人们的消费节奏一下“慢”了起来,更有质量和针对性。牛年春节,人们更多地追求享受天伦之乐、品尝健康美食、体验独特文化,如居家生活、亲友小聚、喝茶聊天、近郊游、看电影、玩游戏、做运动等。这种状态与往年春节回家时马不停蹄地走亲访友形成鲜明反差,也和平时日常生活节奏大不一样。对此,我想起国外以乡村生活为代表的“慢城模式”,我也于2013年提出过“慢消费”,这是一种包括旅游、休闲、环保、健康等在内的可持续、高质量的消费模式。这种模式在近些年已经逐渐形成,只是在今年春节被放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