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院 贡院
考室 考室

  公元1652年,清顺治九年,四川临时省会设于阆中,并在此举行四川省乡试四科。因此阆中四川贡院举行过4次乡试,在当时可谓文武群英荟萃,状元进士辈出。风水宝地阆中,俊彦迭出贡院。

  中国文化在春秋战国时代,是最灿烂的时代,春秋时的学园式制度,一个老师带若干学生,大多讲些儒家哲理性的东西。到了东汉,政府有个规定,每一个知识分子的发言,辩论,写文章,都不能超出老师告诉的范围,这叫师承,如果超出师承,不但学说不能成立,而且还有违犯法条这种文化的规定。因此孔子先师之后几千年间,就没有出过一个思想家,所有认识字的人,都在论解先师的学说或论解先师门徒的学说。隋唐开始,各封建王朝设科考试选拔官吏,这就是科举制度。唐取进士之科,有秀才,有明经,有进士,有俊士,有明法,有明字,有明算,有一史,有三史,有开元礼,有道举,有童子等。科举的科目主要是史,经义,法令,儒家经典之类的知识,科举制度的目的就是读书做官,自然科学的科目仍为明算(算学)一科,考生的自然科学知识是靠自修或私人传授而得。宋以后科举均用经义,至明清两朝,以《四书》、《五经》的文句为题,规定文章格式为八股文,解释须依朱熹《四书集注》等书,直至其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推行学校教育后,科举制度才被废除。

  寒窗苦读,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登科入仕,漫漫科举路上多有俊彦高中,做官为民,造福百姓,又有几多书痴沉沦,一生不得自拔,更有几多杰才,不屑于科举入仕之路,退隐山野,泛舟江湖••••••说不完的沧桑正道,道不尽的巧遇奇缘。雕章镂句,手不释卷,一幕幕关乎读书人的民间轶事,趣闻佳话,举不胜数,诸如磨穿铁砚,梁州梦契,曲江宴,蟾宫折桂,说项,破题,破天荒,驴背推敲等,一千三百多年的中国科举制度昌盛于明清时代。清王朝是在明末社会大动乱的条件下建立的,建立之初,封建生产关系束缚和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根本矛盾并没有变化,随着全国的稳定,阶级矛盾重新又趋于激化,清初统治者就采用恩威并施的两手政策,一方面对被视为异端的思想,大兴文字狱。另一方面则提倡尊孔读经,把程朱理学确立为官方哲学,并继承明代的八股取士制度,开设“博学鸿儒”等特科,以此笼络和麻痹天下读书人,而对待八股取士制度方面,统治者也明知它的弊端,(八股文章实与政事无涉),但他们偏偏根据朱熹的《学校贡举私议》规定科举考试专考经义,要求文章内容必须以朱熹的《四书集注》为准,格式必须是八股文,以此来牢笼志士,驱策英才。八股取士使读书人所志唯在于名利,其后果较之“洪水猛兽”有过之而不及。

  中国的科举制度在漫长的一千三百年间发挥了巨大作用,对传统国学文化在知识分子的心灵中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但其消极因素,经过统治阶级的宣扬和推行,使中国社会长期停滞不前,把自然科学,新技术加以压抑和窒息。所以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文化遗产中,对待这个特殊的科举文化现象,我们应持谨慎的态度和分析的方法,亦即实事求是的态度,科学的态度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