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古城 阆中古城
阆中古城 阆中古城

  登上阆中白塔山,俯瞰阆中,一眼就能看出,阆中是由嘉陵江围成的一个“U”字形的半岛地形,这样的一个地理特征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是具有非常强的政治含义的,这涉及到“邑”的基本认识。

  今天说“邑”,城邑、都邑,只是人多的地方,没有更多的东西,实际上这个概念在春秋时就误解了,老祖宗已讲不清楚了。

  “邑”,在夏、商、西周三代,人们把王庭所在地叫“邑”,西周建洛邑,商建大邑商,商汤建亳中邑,再往前推,夏都叫夏邑。现在考古学家找到夏都遗址,就是夏商周王庭所在地,就可以看到“邑”的性质。过去考古学家认为王庭中心有城墙,但回到原始层面,夏商周三代是没有城墙的。换句话说,“邑”就是没有城墙的一种聚居地。举两个字,古文字“邑”强调了被围起来的区域,但不是城墙;早期的“墉”字,就是古代的城墙;再举“围”也就是“卫”的原字,这是“邑”边有一串脚印,表示没有城墙,需人守卫。西周洛邑、商的大邑商、夏的文邑早期曾有城墙,但在中期毁掉了,这件事在《周易》中提到了,现在人们用《周易》算命,孔子看它是因为里面有道德。《周易》里面记载了大量的西周以前的历史故事。泰卦讲:城倒下,建邑。所以王庭都是以“邑”的形式出现,在王不担心自身安全的时候,进行封建,诸侯在军事上保卫王,在政治、经济上服从王,进行贡纳,这是封建制的基本特点。古人认为王庭不需要保护,相反,如果深沟高垒盖起来以后,古人认为对于传播教令是不利的。《易经》中说,邑虽不利于打仗,但利于教令传播。所以考古学家找古文化中心,不是找城,而是找“邑”。早期的“邑”的核心是建一个围壕,把中心围起来,壕围起来防野兽,是安全的需要,如果有天然的江河、山川,能不挖的就不挖,因袭山川、河流,就像殷墟的特征一样,殷墟就是一个“邑”。今天看殷墟,只有东南面有环壕,东北面有环水围绕,所以它利用了这个“环水”,造成了大邑商东北面这个围壕。

  阆中是嘉陵江围绕起来的天然的“邑”,这个“邑”是因嘉陵江形成的,它的北面是山,东、西、南是水,已符合《周礼》上所讲的:如果有山川、河流,就因袭山川、河流建成“邑”。古人不干费力不讨好的事,很聪明。在嘉陵江围绕的中心,有了这个邑,这个邑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的,是具有宗教意义和政治意义的,王庭才能建在天下之中。像诗经上讲的“文王既伐于崇,作邑于丰”,也就是将邑建在它的文化中心,都强调一个“中”字,这样的一个“邑”和“阆中”的“中”就非常吻合了。

  如今,根据考古研究把这个“邑”分为两种,有大邑,就是王邑,另一种是诸侯之邑。如果是王邑,它的地理位置在天下之中,阆中这名字就含“中”。四川“巴蜀”之名天下皆知,而当时阆中正是巴国国都,所以阆中就是王邑,而非诸侯之邑。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冯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