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经过一年级系统学习和指导的迹象,最好的办法就是重读一年级,只有从学习习惯到系统知识都让浩浩重新学过。

  ———某校语文老师李建明

  无法更改学籍,无法留级。目前县教育局已责成学校加强对浩浩的关注,让老师尽可能地为浩浩补课,让他适应现在的学习。———金堂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

  知道义务教育阶段没有“留级”一说,但对浩浩这种特殊情况“降级无疑是最好的办法”。———某中学校长李镇西

  8岁的浩浩从威远的一所留守儿童学校转学到金堂读小学二年级,因学习跟不上每天哭湿课本,家人想为他办留级,但却不符合国家政策,这一困境让家人寝食难安。在本报昨日报道后,他们一家的无奈引起了各方的广泛关注。昨日,望子成龙学校更派出了其小学语文金牌老师、小学语文高级教师李建明为浩浩“问诊”学困原因。

  李建明发现:浩浩并无任何智力障碍和缺陷,问题确实在于家庭教育的缺失和此前在学校中受到的关注不够,欠缺了一年级的知识,“只相当于幼儿园水平”,对孩子最好的办法就是留级加个别辅导。

  望子成龙学校校长蒋杨斌表示,后期该校将根据浩浩的情况制定辅导方案,免费为浩浩提供培训,直到他能正常学习。

  把脉浩浩:语文还是幼儿园水平 重读是最好的办法

  “孩子是否有智力问题”是很多读者在看了浩浩的故事后的第一个反应,因为对于一个8岁、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来说,不会7+8确实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

  在没有见到浩浩前,有着20多年一线教育经验的李建明也不免提出了类似问题,但见到孩子,一切顾虑就打消了。

  下午4点,李建明带着书包、笔、笔袋等学习用具到了浩浩家。这时,浩浩正在爷爷的指导下眉头深锁地写着作业。见到记者,爷爷摘下老花眼镜,连摆头,“不得行,就是学不懂,每天都欠账”。

  李老师先和爷爷聊了会,问了下浩浩在威远的学习情况后,才坐到了书桌前,摸了摸浩浩的头,和他聊起来。等到渐渐熟络后,他才开始翻开课本,对浩浩的语文水平进行摸底。在老师教了两三遍后,浩浩一旦念对了,李建明就立即摸摸浩浩的头,对他进行鼓励。10多分钟后,他就已经自如地和老师摇头、举手比划着每个字的音调,脸上的表情舒展开来。

  经过拼音、音调以及多篇课文的测试。李建明发现,浩浩并无任何智力障碍,但语文能力还仅停留在幼儿园水平,“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经过一年级系统学习和指导的迹象”。此外,浩浩目前的学习方法也进入了误区,在家长的强迫下,他每天大量重复阅读课文,他能手指着一字一顿地读完一篇课文,但文章中单个的字他还是不认识。“这就是说他是死背下来的,他单个的字不认识,自然无法形成句子的概念”。

  李建明认为浩浩学习的根本问题在于“关注不够”,在学校受到的关注不够,在家里受到的关注更不够。因为在测试环节,只要李建明发出一个指令后,浩浩不会时就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李建明,“眼神中明显有害怕,怕又被批评”,但只要从李建明口中听到“很好”、“挺不错”之类的语言后,浩浩下一次再念时就会有明显的进步。

  “问题孩子背后一定有一个问题家庭,娃娃长期处于一种被否定的状态,已经没有了自信心。”李建明送了一套《教子有方》给浩浩的爷爷和父亲,并告诉他们一些处理孩子学习问题的小妙招:比如,邀请一些同学来家里玩,帮浩浩交朋友;要原谅他今天教了明天忘,因为他只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