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15页A4纸打印的《我的第一次》,包括:第一次成功抓捕罪大恶极的罪犯,第一次将军功章别在胸前,第一次忐忑不安偷报加班费,第一次将刑警队接待用烟带回家,第一次把自己用于招待女朋友的餐费开成因公发票……接下来,“面对材料纸上‘我的第一次’的标题,两行冰冷的泪水慢慢流下。”

  第一次偷钱。“那是大约刚上小学不久,一个炎热的夏天。生病的母亲为我做好午饭,守着我吃了以后,在病床上小睡。看着熟睡的母亲,不是想如何照顾她的体弱多病,而是伸出了肮脏的小手,取过母亲的衣服,从里面摸出一个五分、两个两分、一个一分的硬币,迅速放进自己的裤包,一溜烟跑了……”

  第一次收礼。“收礼的次数太多了,多得不可计算。可追根溯源,我究竟是什么时候收礼物的呢?”“那是1985年左右,当时我还没结婚,只是眉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一名小侦查员。”一个收荒匠多次收购价值大的赃物,“受审后有一天,一个中年妇女敲开我家的门,说找王公安。”来人提了一大堆东西:鸡、腊肉、香肠,“母亲一把拦住我,对那中年妇女说,志刚做事为工作、为人民,是应该的,收了东西就不应该了。那妇女最后拿走了礼物。母亲事后教育我:办事,公安局给了你工资,应该够花了,不能收人家的东西。”“一周后,在我回家的路上,那个妇女拦下我的自行车,叫我收下一条烟。回去一看,烟下面还有两百元人民币。虽然只是皱巴巴的十元一张的,可这是我好几个月的工资啊。在我的不安中,我又心安地收下了。”

  第一次送礼。“一个周末的晚上,见灯亮着,就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开了领导家的门……领导妻子笑着说客气,就收了……”

  第一次出轨。“这真是一件难于启齿的事……1994年底,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在一个卡拉OK厅,我同年轻美丽的某某认识了……反正我知道,有了第一次出轨,就有可能以后的越轨、追尾、撞车、翻车……甚至燃烧爆炸。”

  第一次投资经商办企业。“1992年,我已经30岁了。我们三个朋友合伙在眉山城里最繁华、最宽阔的街面开了第一家火锅城。”“开业收的各项礼金,具体虽然记不清了,但当时我拿着收到的礼金时说的一句话还记得:这一天,狗日的要当我十年的工资啊。”

  第一次进入娱乐城。“1995年以后,因为自己职务的升迁、权力的增大,自我的私欲极度膨胀。”“秋天的一天,我被当时几个眉山社会上的老大邀请去喝酒聚会。一桌子的人从上到下都对我拍马屁,说我如何义气、如何江湖、如何仗义,又如何在公安工作上说话算数、一句顶一万句。”“什么原则、什么法律、什么公安干警的基本要求全忘得一干二净,一个人变得忘乎所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