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万

  委托费争议儿媳

  对于25万元的委托费用,藩小丽一直持否决态度。“只有婆婆与委托人两人,无其他人在场,无法辨别委托书真伪。”赔偿款应属于她和女儿及公公婆婆共有财产,如此巨额委托,实为无权处分,对其没有约束力。

  婆婆

  儿子死亡后,家人都陷入悲痛中,身体和心理状态都不适宜谈判赔偿事宜。赔偿中由于杨明军介入,才使谈判工作得以顺利进行,最终获得了110 万元的巨额赔偿,“这大大超出了家人的预期,支付杨明军25万元的委托费用合情合理。”

  法院

  龚如清(婆婆)委托其外甥杨明军谈判赔偿事宜,支付了其25万元的委托费用,因藩小丽不知晓也没有参与委托授权的签名,其他亲属也并不知情,因此该笔委托费用法院不予认可。

  丈夫在工地意外身亡,赔款110万元,妻子女儿只拿到了其中10万元,而中间委托人仅凭“三寸之舌”便独得委托费用25万元,其余款项则由公公婆婆获得。多次协商无果下,妻子一纸诉状将公公婆婆告上法庭。昨日,记者从南充市营山法院了解到,经法院审议判决,公公婆婆返还儿媳、孙女应得赔偿款项。丈夫去世赔偿款妻儿仅获一成

  今年7月22日,家住营山县木桠镇的藩小丽抱着3岁大的女儿,到营山法院递上了一纸诉状。她状告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公公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