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正在“联名信”上签字按手印,坤坤在仔细的看着。(陈永斌摄)  村民正在“联名信”上签字按手印,坤坤在仔细的看着。(陈永斌摄)
  坤坤伫立在人群中,戴着帽子,他不知道大人们在做什么。(陈永斌摄)   坤坤伫立在人群中,戴着帽子,他不知道大人们在做什么。(陈永斌摄)

  新闻锐评论:无知比没文化更可怕

  (记者郭洪兴 陈永斌)“通过召开群众会,大家一致要求有关部门对坤坤进行隔离防治,(让他)离开这个村庄,保障全村群众及儿童的健康。”村长何其在村民小组会上说。

  近日,在四川省西充县某村,200余位村民用写“联名信”的方式,欲将村里一位患有艾滋病的8岁男童驱离出村。

  8岁男童意外得知患“艾”

  坤坤,8岁,一个携带艾滋病病毒的男孩。

  2011年,坤坤因摔破眼角住院治疗,家人那时才得知坤坤携带艾滋病病毒。

  “医生当时化验了3次血,说不正常,最后到防疫站确诊是艾滋病。当时就怄到(难过)了,冷了半条心,我知道艾滋病的厉害,这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从他9个月大就一直照顾到现在,没想到却是这样的情况。”坤坤的爷爷罗生说,“医生当时跟我说坤坤在娘肚里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罗生今年69岁,他的大儿子(养子)在广州打工认识了坤坤的母亲,那时,坤坤的母亲已怀有3个月身孕。

  “谁是坤坤的亲生父亲,只有他妈妈才晓得。”罗生说,大儿子从广州把坤坤的妈妈带回到这个小村庄,在坤坤满月后便又出去打工了,坤坤的妈妈在2006年10月份也离开家,至今两人连结婚证都还没办理。

  罗生告诉记者,在坤坤没有查出艾滋病之前,大儿子每个月还会打点钱回家,用于坤坤生活和上幼儿园的开销。但在查出坤坤得了艾滋病后,他便再也未和家人联系,“三年时间,一个电话都没有,更不用说打钱回家了。”罗生说,他的小儿子(亲生儿子)去年也因坤坤的事不敢回家。

  按照年龄,坤坤现在应该上小学二年级,但罗生说:“哪还有学校敢要他?”

  谈起生活来源,罗生说:“现在只能靠卖猪卖粮和政府每个月拨给坤坤的600元生活费为生。”

引用此数据请注明新浪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