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绵阳频道(周兰兰 记者 付江)“那是我小时侯 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 ……”,阎维文的一首《父亲》唱出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父亲伟岸的形象。父亲,本应是儿女的保护伞,但家住三台的小丽(化名)却没有这样的幸运,她的父亲非但不是她的保护伞,还是她年少岁月中一段难以忘记的噩梦。

  出生于1997年的小丽和父母弟弟原本家住三台县,后因父母在绵阳市涪城区做小生意,2005年,8岁的小丽便被父母接到绵阳一起居住。为节省租房费用,一家四口就挤在做生意的门面后居住,一家四口都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据小丽回忆,早在那个时候,每晚睡觉时,父亲就喜欢对自己动手动脚,但是由于当时自己年纪太小,也就没有在意。

  2009年,小丽上小学五年级了,身体开始发育,龌龊的父亲开始变本加厉。2013年初,为逃避父亲的骚扰,小丽借故要求转到三台的老家去读书,但还是无法避免每周末回家时父亲的猥亵。

  由于长期受着非人的虐待,小丽自12岁起就饱受妇科病、月经不调等问题的困扰,常年需要喝中药调理,即便如此,胆小的小丽仍然没敢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不幸遭遇,一直默默忍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