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客户端记者 李欣忆

  导读

  1月30日,电子科技大学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班)举行12周年庆典。前来参与庆典的一位国企高管向记者表示,他的EMBA课程刚结业不久,中组部《关于严格规范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有关事项的通知》就发出。

  官员和国企高管一直是各大高校EMBA招生广告“汇聚政界商界优质资源”中的重要一环。禁令之后,EMBA教育所遭受的冲击显而易见:生源结构大变,已经启动的2015年EMBA春季班招生季,省内四大高校四川大学、西南财经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南交通大学不得不争相拼抢民企老板生源;更深远的影响在于“舆论对EMBA的误读加深”。多个高校EMBA项目负责人都表示出这种“委屈”。

  如何回归教育本位,重塑EMBA价值,是EMBA项目面临的更大挑战。

  生源:难觅官员和国企高管

  叫停官员和国企高管生源,对EMBA招生影响有多大?从直接影响来看,有学校损失两成左右生源,有的甚至损失三分之二。这些生源的戛然退出,让一些本来目的就是“混圈子”的民企老板也不爱上课了。

  最近,四川优力维特电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友谊报名参加了西南财大西部商学院的EMBA创业转型班。公司成立两年多来,发展很快,但身处传统制造业,他感觉到危机逼近,“转型是趋势,一成不变就要落后,谁也不想步诺基亚的后尘。”然而,对于企业来说,理念、思路、销售等多个层面的转型仍在摸索,更让他惶恐的,是身边尚未看到成功案例。因此,他想到了重回校园充电学习,希望可以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寻找转型的最佳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