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孩子们说,长这么大,第一次过年吃这么好的菜。 年夜饭,孩子们说,长这么大,第一次过年吃这么好的菜。
剩菜拿回来的那天,十娃不停地在桶里翻吃的。 剩菜拿回来的那天,十娃不停地在桶里翻吃的。

  四川省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的何洪一家,在2015年伊始受到了极大关注。自认“存钱不如存人”的何洪,与妻子张杏子共生育子女11人。除外出打工的大女儿,抱养出去的小女儿,其余孩子皆留守在家。依靠耕种的五亩水田、四亩旱地、政府补贴,何家在巴蜀中部,一个2/3劳动力输出的乡村,看天吃饭,勉强生存。贫穷,带给幼年孩子粗野的生长和无知的快乐,又像喉里吐不出的鱼刺,给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一份隐忍的疼痛。乙未羊年已到,何家以什么方式迎接?新年将以怎样的姿态对待何家?春节期间,南都记者来到三台村,记录了何洪一家13口的羊年新春。

  “你说我后不后悔呢?也不是很后悔。就是从内心来说,有点愧疚,这些娃娃,都没有精力管。”

  — 生了11个娃的何洪担心,这些孩子跟着他不会有多大出息。

  除夕

  “过年,过啥子年哦,我们家人就是看到别个过年。”

  蓬南镇的除夕,晨起有雾。镇上卖烟花爆竹的摆了一溜,吆喝四起。何家的三娃、五娃上街买鞭炮祭祖,三串15块。她们看见一双丢在垃圾桶边的靴子,五娃捡了回来,起初不愿意捡的三娃,腾出装鞭炮的袋子将靴子套了起来。

  何洪父母的坟在屋后不远。张杏子问何洪去不去,他摆手“你们去就是了,没保佑我挣钱,我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