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四线以及县级城市房地产市场经历短暂的几年火爆之后,渐渐演变成为当地财富阶层的一场梦魇。

  2月16日,再过两天就是除夕了,在云南西部某县城进行保障房建设以及商品房开发的两个小发展商夜不能寐,讨债民工从半个月前就开始几乎不分昼夜地电话轰炸询问薪酬事宜,但积压的房子仿佛再无无法为他们提供任何流动性,银行也不再愿意提供房屋抵押贷款,唯有高利贷成为缓解短期资金压力的权宜之计。

  事实上,他们只是众多小城市开发商中的一个缩影。房产滞销、房价腰斩,大量为了追逐超额利润而涌向这个市场的资金,如今积压在一幢幢无人问津的钢筋水泥堆积的房屋之中等待解套。

  钱荒

  四川省泸州市,除了白酒行业颇为繁荣之外,为数众多的外出务工人员也曾经为当地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尤其在房地产行业繁荣的几年,该市旗下多数乡镇都有在外地从事房地产开发以及建筑的大小老板。每到春节期间,乡村小路上经常出没挂有外地牌照的豪华轿车。

  2015年春节,各个乡镇集市上豪华轿车的数量依旧惊人,但车主们昔日的意气风发,更多化为酒桌上的一声叹息。

  李华(化名)老家泸州龙马潭区某乡镇,他便是上述在云南某县城进行多年保障房建设的建筑商以及少量商品房的开发商,年前的钱荒让五十岁的他看起来无比憔悴。

  “差不多被压了一个亿的资金!”说到自己的遭遇,李华颇为无奈。他透露,他承建的保障房缺口巨大,虽然中央和省一级财政拨付到位,但地方政府却一直没钱支付工程进度款。同时,他在2014年自行开发的200多套商品房,只以成本价卖出了大约80套。

  几年前,李华凭借多年建筑经验以及在当地官场中极好的人脉,揽下该县大部分保障房的建设,同时积极布局房地产开发领域,不断放大杠杆。为了支付土地款以及巨大的开工量,李华先后以月息3到8分的利率借下数千万高利贷。年关将至,债主、材料供应商以及讨薪民工天天将他家围得水泄不通。

  与李华同在一个县城进行房地产开发的另一名老板林某同样不轻松,最终在2月16日当晚以月息5分和月息8分的利息借下500多万高利贷,打发了已经寸步不离贴身跟了他三天的几个工头。据其中一名工头介绍,即使按照70%的进度款计算,林某应该支付给承建商的总金额在2800万左右,但到春节前夕,总共只给了700多万,缺口超过2000万。

  据《第一财经日报》多方了解,2015年春节成为近年来民工讨薪最为困难的一年,有担当的开发商和建筑老板高息借债发工资,少数无良老板则直接逃匿躲避。

  “年前的资金太紧张了。”在重庆等多个城市拥有建筑业务的吴波(化名)也向记者透露,由于开发商没钱并且玩失踪,自己以月息3分的利息借下200万高利贷发放农民工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