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图姜宣凭制图姜宣凭

  “一带一路”对四川意味着什么,四川又该如何对接?

  4日,华西都市报特别邀请参加全国两会的三位人大代表与一位政协委员就此热门话题进行了“智慧碰撞”。与此同时,中国社科院西部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也就此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通过高铁,向东、向南,四川有了出海口可以连接海上丝绸之路,向北四川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接通。”五位议事嘉宾一致认为,通过加快高铁与铁路路网建设,可以把四川这个内陆省份带到‘一带一路’对外开放的最前沿。与此同时,议事嘉宾还提醒,“一带一路”涉及东南亚11个国家、中亚5国、蒙古国和俄罗斯,还有东欧16国,西亚、北非十几个国家以及南亚国家,“不同地区、不同国家、不同需求,目标重点都有区别,四川要找准自身定位使之切合一带一路的大战略。

  议事嘉宾

  从内陆到沿海四川乘高铁踏上丝路“经济走廊”

  高铁成网,打通陆路通道,通过这些通道四川的货物、商品就可以进入到中亚、西亚,乃至欧洲,这是很大的一个经济走廊。”崔立如说,高铁可以把四川这 个 内 陆 省份,带到“一带一路”对外开放的最前沿,四川能够更好将资源优势转变 为 经 济 优势,推动经济加快发展。

  ——崔立如

  昨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傅莹被问道“可不可以把‘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理解为,中国希望在世界里有一个更大的领导性角色”。对于这个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崔立如也有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