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勘验门锁未撬 女孩系他杀

  “在房门紧锁、无人看守的空房中出现一具女尸,太蹊跷了!”接到报案后,旺苍县公安局立即组织民警赶赴现场进行勘查。民警发现,房子门锁和窗子都没有撬动的痕迹,灶屋分两个部分,外屋为烤火间,里屋为厨房。“那么,尸体是如何进屋的呢?”这让办案多年、颇具丰富经验的老民警十分纳闷。经勘查,外屋的地板有喷溅状血迹,地板上有一扣着的塑料盆,其下面是一摊早已凝固的乌黑血迹,地板上还有明显的拖拽痕迹。女尸衣服穿着较为整齐,尸体颈部、面部已腐烂。

  案情重大。当夜,广元市、旺苍县两级公安机关成立“4.07”专案组,通过细致比对,死者颈部、腰部、头部等共有20余处刀伤,为刀切割伤、贯穿伤所致,表明这是一起典型他杀命案,死者应是在外屋被杀后拖入里屋,并取下灶台上的篷布掩盖尸体。

  确认身份同村女孩只身离家失联

  死者是谁?为何在杨斌家遇害?“4.07”专案组民警围绕死者身份展开深入调查。据当地村干部反映,全村唯有杨刚的女儿杨芳在今年3月与父母不辞而别,据说是在成都打工。

  民警当即找来杨刚辨认,杨刚进屋一看,尽管死者面部难以辨清,但脚上那双熟悉的拖鞋和身上的衣服,让他一眼就认出是其女儿。“这是我女娃子!哪个狠心的家伙把你给害了!……”杨刚当场情绪激动,嚎啕大哭。民警们一边进行安抚情绪,一边望其积极协助侦查。

  据当地村民反映,杨芳这个女孩平时为人谦和,从未和任何人发生矛盾和隔阂,仇杀的可能性不大。从现场来看,杨芳衣服完整,且颈部的金项链完好,衣服里还有几十元现金,劫财的可能性也很小。那是情杀吗?等杨刚的情绪平静下来后,他告诉警方,3月17日晚上女儿就失踪了。“当晚,她穿着拖鞋出去了,第二天我们起床发现其挎包、身份证、衣服都在家里,只带走了手机。我们后来还四处打听,但大家都说没看见她。”“爸、妈,我到成都打工,你们不要担心我。”杨刚回忆说,3月20日左右,女儿给家人陆续发来两条信息,另一条信息却是:“我现在压力大,不想活了,我要自杀,你们不要管我。”杨刚连忙给女儿回电话,可女儿未接。后来,杨刚还到成都等地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