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

  聘用合同是否存在?

  院方

  合同系原告前夫代签

  医院提交了一份与兰越峰的《聘用合同书》,有效期为2006年7月1日至2018年3月15日。

  院方提供了一段2014年8月1日医院相关负责人与兰越峰前夫何军的谈话录音,证明这份合同是由兰越峰的前夫代签的,具有合法性、有效性。

  昨天,医院人力资源部业务指导(原党办主任)姚雨对记者说,2006年医院开始展开全员聘用制工作,所有员工都要签合同。此外,何军代兰越峰签订聘用合同这一行为,他们之间形成的是表见代理关系(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

   原告

  自称事业编非聘用关系

  兰越峰认为,这是一份虚假合同。她说:“这不是我签的,我从来没和医院签署过合同,而且合同最后一页的签名旁竟然还有‘何军’二字的涂改痕迹,这是虚假的。”

  兰越峰称,自己是有事业编制的,她和医院压根就不是聘用关系。

   兰越峰是否旷工?

  院方

  不到4个月旷工65天

  院方提交超声科考勤表、工作总量统计情况等证据,称医院于2014年1月28日、2月23日、2月24日、3月21日、4月7日、4月18日、4月28日7次书面通知兰越峰到超声科上班,兰越峰一直不予理会。

  医院认为,兰越峰无正当理由从2014年1月29日至5月5日,连续旷工65天,因此解聘兰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