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

  新岗位任命并未生效

  兰越峰及其代理人对上述证据进行逐一反驳。兰越峰说:“很多证据是造假的,旷工是医院对我不愿意同流合污的迫害。”

  兰越峰表示,医院对她多次的任免均未经过她本人认可。2012年2月7日,医院下达通知书,称因工作需要,免去兰越峰医技办主任的职务,聘任其为超声科主任。兰越峰说,这已经是医院通过正式文件第三次对其进行任命,她同意但始终未能等到医院的正式聘任通知。兰越峰认为,自己的新任命并未生效,自己仍是医技办主任,作为医技办主任就不能按照超声科的考勤情况认定其旷工65天。

  是否存在欠薪情况?

  院方

  提供工资表称没欠薪

  兰越峰要求医院支付2012年2月至2014年9月期间的差额工资,以及津贴、福利报酬及额外25%的经济补偿金等共计35万余元。

  对此,院方提交2012至2014年工资一览表、生日蛋糕卡领取表,以及对兰越峰人文关怀开展情况统计表。院方表示,2012年2月至2014年5月期间,医院按月向兰越峰发放了含岗位工资、薪级工资、生活补贴等在内的工资,月工资合计2216元左右,并按月扣除个人应缴纳的公积金及医疗基金。

  原告

  未获得应得绩效工资

  兰越峰说,她正常年薪12万,而2012年2月至2014年9月期间,因为院方原因而不能正常工作,未获得应得的绩效工资,医院应按照她往年的平均工资进行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