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方说法

  负面影响明显患者质疑手术

  昨天,绵阳市人民医院工会主席王清华和人力资源部业务指导(原党办主任)姚雨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姚雨说,“走廊医生”事件发生后的几个月,医院的门诊和住院的数量明显减少。“内科都是老医生、老病号,影响不大。但是外科,以及手术受影响很大。只要医生说让病人住院或者做手术,很多病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质疑,有的直接就换别的医院去看。”所以医生每天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和患者解释治疗原因。“平时花10分钟就能解释清楚的,那段时间得花20分钟。”姚雨说,本来医院已经通过了从“二乙医院”升级为“三乙医院”评审,正在等待向社会公布,而事件带来的坏名声直接导致医院的评级被推迟1年半。

  姚雨说,落选意味着全院医护人员近两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导致医院很多新业务无法开展,不能申请做高难度的手术,医生没有资格学习更新的技术,影响招聘优秀的医生等等。

  对兰越峰“人文关怀”院方称曾请喝茶吃饭

  经历过兰越峰事件后,医院也进行了很多反思,对相关的制度进行进一步完善,印发了新的员工手册,将很多以前没有明确规定的内容进行严格的规定和限制。

  “我们回过头来想,当时我们一再同情兰越峰,总是不断妥协,多次迫于压力对她进行任免,最终使事件走到了这个地步。我们现在就想吸取教训,所有事情都依法依规办,如果再来一个兰越峰,绝对不再妥协。”姚雨说,当初之所以不断妥协,是因为从2010年6月至2014年1月,兰越峰不断地上访,曾向中纪委网站、省长信箱、省纪委网站等写信反映问题42次。主要举报医院高价买设备,自己被免职不公平和院长王彦铭贪腐。

  姚雨说,迫于舆论和多方面的压力,我们不得不希望息事宁人,想着通过任免解决好她的“问题”。

  记者在医院工会出具的一份对兰越峰“人文关怀”情况汇总上看到,从2010年至2014年初,绵阳市卫生局、涪城区卫生局、医院各级领导等分别与兰越峰谈话、请喝茶、请吃饭、约打牌、送手机达30余次。

  王清华说,她过年的时候还会亲自送家里自制的香肠等食物给兰越峰。我们始终想通过这些方法感化她,但她却始终无动于衷。

  对话兰越峰

  如果重来我可能还会这样

  京华时报:你为什么一直坚持举报?是像有人说的那样为了个人的利益?

  兰越峰:2012年以前,我是医院的主任,在位10多年,最高时年收入12万,当时我丈夫收入也很高,在四川算是很富裕的家庭,怎么会是为了个人利益。起诉的主要目的是给我平反,恢复我的医技办主任职务。

  京华时报:被解聘一年来,都在做什么,有没有继续找工作?

  兰越峰:没有,主要在家里专心整理材料,为告医院的官司做准备。

  京华时报:这一年多来你有没有收入来源?怎么生活?

  兰越峰:没有任何收入来源,主要靠儿子和娘家人给予经济上的支持,我现在一个月几百块钱就够了。

  京华时报:如果可以重来,你还会选择这样做吗?

  兰越峰:如果重来可能我还是会这样,可能是我性格决定的,我看上去很柔弱,但是性格很刚强,我注定对这些医疗乱象等等是无法容忍的。我的做法不是因为我有多高尚,是因为我的善良,尤其对于弱势群体,不能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