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名债主是当年帮着金少林修桥的刘栋,修桥结束后,金少林欠他2800元,虽欠条遗失,但得到金少林、村主任等多方证实后,也如愿地拿到了之前“以为不可能拿到的”钱。

  轮到第三名债主刘大文时,刘大文却已经骑着摩托车悄悄地离开了现场。当年修桥时,金少林欠刘大文等5人五千元,之后每隔两三年,刘大文就会被其他人催促着去向金少林催债。2011年夏天,刘大文和同村的刘起明一起去找金少林催债,那次是刘大文最后一次找金少林要债。

  当时金少林住在搭建的板房里,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刘大文等人找到他后,患病的金少林努力起身向刘大文保证,一定会在有生之年把债还给他。在回家路上,刘大文把欠条撕了,对刘起明说,“算了,以后不要问到他要钱了。”刘大文说,金少林信守承诺还债,自己虽然也不富裕,但也应守信用。

  残联、民政部门和宝马镇政府将陆续通知其他债主前来领取债务,在核实无误和金少林的见证下,尽早支付,如果以后这些钱有剩余的话,将集体商议后再做决定。成都商报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