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日,戒毒人员学习加工电子元件。24日,戒毒人员学习加工电子元件。

  出戒毒所后,希望“把妻儿接回来,重新来过”

  每当夜深人静,他伏在桌上做账,累了,妻子就会端来一杯水,轻轻地抚着他的肩膀说:“别太拼了。”他说:“咱们五年以后有钱了,就去买个大房子,过好日子……”

  苏东(化名)睡觉时,不断做着这个相同的梦。几年前,他对妻子作出的承诺历历在目,可每当醒来,就意识到自己身处戒毒所,需要靠吃药摆脱冰毒的纠缠。

  数百万积蓄化为乌有,妻儿远走他乡,花甲父母老泪纵横,自己却留在绵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里,无力回天。

  6月24日,苏东向记者坦言,自己击败过零下二十摄氏度的极寒,击败过上百个商场对手,却败给了区区几克冰毒,“失去的东西可以重新夺回,但失去的人生却难以补得回来。”

  新闻推荐:

  巴中17岁爱唱歌女生花季染毒品 大学梦碎(图)

  7成四川吸毒者因好奇染毒 超9成吸食4次及以下成瘾

   德阳千万富翁染毒瘾妻离子散 穿睡衣出行吃面都要赊账

  广元20余人KTV聚众过毒瘾被警方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