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悬崖科“烤”

  为足迹描线 烈日下挂在悬崖50多个小时

  8月份的古蔺,气温接近40℃,“汗如雨下绝对不夸张,眼睛睁都睁不开。”刘建说。用白色粉笔标记足迹的边缘,将一块白色的塑料薄膜平铺在足迹上,再用笔在薄膜一点一点把足迹的边缘描下来,还要为模式标本铸模。

  这些工作,全部都是在高约30米的悬崖上完成的。整个悬崖几乎与地面垂直,刘建和科学家队友们爬了近百次。一次考察作业期间,刘建还从20米高处滑坠,背部、手部被划伤。上百个足迹,他们每天需要顶着烈日,“挂”在悬崖上数个小时描线,一共“挂”了50多个小时才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