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是短期行为,保民生工程必须要支出”

  在楼市去库存化的压力下,南充的土地市场冷清,这直接影响到政府的收入。“南充也是吃饭财政,保了吃饭就没有了,有土地收入才能搞点建设,建设慢了有意见,快了又没钱,而且自身形象也需要建设。”前述南充市财政局人士表示。

  2015年2月11日,南充市两宗自去年3月便开始拍卖的地块第四次流拍。像这样的土地接连流拍让当地政府非常着急。

  “5月份之前一块地都没卖出去,但是今年的土地收入已经打了好几个亿出去了。”前述南充市财政局人士解释,根据今年预算安排的土地收入排好了计划项目,项目按照进度该做什么资金已经安排出去了,就是排了支出的,但是收入方面,没有收到一分钱。

  不仅如此,今年5月底,南充市政府工作报告披露,政府性债务包袱沉重,偿债压力日益凸显。数据显示,2012年、2013年和2014年,南充偿还地方政府债券分别为1.5亿元、3.97亿元、2.64亿元。

  正在建设的项目是财政的另一大负担。上述财政局人士表示:“规划是根据当年的形势制定的,比如,市政工程按照规划进度今年做这里,明年做那里、几年前都有规划了,这些工程安排了的,要做还必须得做。”

  这位人士表示,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等投融资模式效果有待观望,目前还是靠政府投资。“财政收入中税收是主要的,土地收入也占很大一部分,今年实体经济不是很好,财政的税收收入不行,土地收入下降,因此财政形势紧张。”

  “今年一季度以来,形势不好,(地方)就开始找钱,政府安排到各个方面,非税收入、催税清欠都在搞,各个渠道都在凑钱,当时找到这里,估计这有1个多亿,也不少了。”上述地方财政局人士表示,“确实没有钱了,政府通知紧急做这个事情。”